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巫师 > 8、8 夜中到来访客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桑若在兰西尔老宅里不断走着,灯光将他周边的范围点亮,地板,地板下的土石砖碎,桑若的精神力几乎是掘地三尺一寸寸地扫过去,逛了将近一个小时,桑若才逛遍了整栋宅子,连费斯伯爵和奥里的房间也都检查过了,但都没有异样。

    桑若呼了口气,放开精神力坐在大宅外头的石梯上歇息,大脑疲劳的感觉让桑若额头布满了一层细汗。

    桑若抚额自言自语:“地窖和花园也没有,总不会在佣人房吧?”

    被放在身边的提灯渐渐烧完了燃料,桑若也没有理它,任由里头的灯火熄灭,很快身周一片黑暗。

    桑若抬头看看天空,今天乌云密布,夜色黯淡,这个世界那巨大的紫蓝色月亮没有出现,灯一灭,周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虽然精神力扩散开后,桑若能够清楚地感知到黑暗中的东西,但是没有光芒反射带来的彩色视觉感,总是不太习惯。

    桑若一边闭目休息,一边回忆着刚刚翻找的资料,想着有没有什么关键的地方被自己忽视了。

    就在这时,桑若听到栅栏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桑若没有动,也没有将精神力延伸出去,就那么安静地坐在那里,仿佛一个无害的摆件,听着外面渐渐靠近,翻墙进屋的动静。

    一个、两个、三个……

    桑若耳朵微动,大概是,七个人。

    现在大概是凌晨一点左右,虽然兰西尔宅也算是位于帝都最豪华的贵族区,但这边贵族的夜生活,顶多也就持续到9点10点,此时已是万籁俱寂,正是偷鸡摸狗之辈行动的时候。

    一个声音在黑暗中遮遮掩掩地响了起来:“就是这了。动作要快,你,还有你,去将昏睡迷雾喷洒进大宅和佣人房,记得要小心利落,别让什么人听到动静出来捣乱。”

    桑若听到了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在说话,这似乎是个惯常发号施令的人,听声音年纪也不算小了,大概和费斯伯爵差不多大的样子。

    另一个人结果了一个东西掂了掂,为难道:“大人,要全部喷洒一遍的话,似乎有点少……”

    “……能不能用点脑子?兰西尔家多少人你们还不知道吗?那么点人能用多少昏睡迷雾?捡着有人的卧室喷一喷,蠢货!”

    “是的,大人!”

    桑若猜测着这些人的来意,人数如此之多,还戴上了昏睡迷雾这种昂贵的魔法喷剂,如果不出意外,这些人应该是桑若从管家处听到的,曾想要购买兰西尔祖宅的菲尔德侯爵一行。

    桑若没想到,之前还只是用迂回方式图谋兰西尔宅的这些人,会突然利落地行动起来。

    看来是他今天去做精神力测试的事打草惊蛇了。

    桑若感觉到有人在向自己这边靠近,不过他仍然没有动,桑若太安静了,尽管那人就从桑若身边不到两三米的地方走过,也没有发现坐在石梯上的桑若。

    桑若知道过去的那人是去屋里喷洒迷雾的,桑若并不担心自己没在屋里睡觉的事会被发现,这些人偷偷摸摸的,应该不会开灯确认屋里床上是否有人。

    “离天亮还有四五个小时,如果顺利的话,也许能一次成功。现在,去给我找一口井。这井可能在佣人房附近,也可能在这片花园里,应该被石块什么的盖住了,尽量翻找地面有遮掩物的地方。”

    “是,大人。”

    井?

    听到这个词,坐在原地的桑若顿了一下。

    兰西尔宅并没有在用的水井,自从一百多年前普及了管道和自来水系统,当时还没有落魄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兰西尔家,也赶潮流地弄了一套。

    不过刚刚桑若探查花园的时候,还真的用精神力感知到了一口被封住的枯井。

    就在靠东边墙角的那片花丛下头,并不难找。

    只是那枯井一眼到底,桑若刚刚探查到这里的时候,难得找到一个隐秘所在,颇为兴奋地细细摸索了很多遍,都没有任何发现。

    那几个人在花园里悉悉索索地散开,四处地摸索了起来,没过多久,去喷洒昏睡迷雾的两人,也分别从两地回来了。

    “昏睡迷雾都喷洒好了?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一切正常大人。”

    果然。

    桑若淡定。

    闻言,在黑暗中偷偷摸摸地几人,似乎微微松懈下来,甚至还有人提议:“大人,这黑漆麻乌的,要不要把火把点上,找的快一点?”

    桑若:“……”

    没等石梯上正装着背景的桑若思考自己的处境,那边的领头人已经断然拒绝:“不行,万一被周围的邻居发现怎么办?还不快找。”

    手下们不敢再抱怨,继续抹黑干活,还好兰西尔家不大,他们人手也多,大概不到半小时,就有人摸索到了桑若所说的那个地方。

    “大人!这花丛里有个石板,下头好像是空的。”

    领头人一听,急忙赶了过去,让手下们赶紧将花丛拨开,把下头压着的石板抬到一边,果然看到了一个被砸平的井口,里头黑黝黝地似乎挺深,看不清有什么。

    领头人推开手下趴在井口,用手中的一个什么东西感应了一下后,兴奋地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笑声:“找到了!就是这里了!”

    领头人让一个手下在身边遮着光,小心地点起了一个火把,压低身子探进井中。

    借着刚刚那点火光,侧身在阴影后的桑若已经看清了那个领头人的样子,正是菲尔德侯爵。

    虽然兰西尔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但是有他的儿子,两人长得颇为相像,倒是方便桑若辨认。

    菲尔德侯爵亲力亲为地探索着那口枯井,还扔了个小石子下去,不过并没有得到预想中石子落水的咕咚声,反而是砸到平地的闷响,菲尔德侯爵皱起眉头,将火把往底下一扔,火把很快掉了地,将这不算太深的井底照得一清二楚。

    井底不止没有水,竟然连水道都没有,不知是被填没了,还是水道干涸后塌方了。

    “大人,这怎么是个空洞?难道我们找错了?”

    菲尔德侯爵半响没说话,手指抚摸着他掌中约莫两个硬币大小的徽章,不久,他咬了一口自己的手指,滴出一滴血来抹在徽章表面上,徽章上亮起了红光,红光在靠近井口的时候,频繁地闪动了起来。

    菲尔德侯爵:“就是这里,没错……你们去找几个水桶打些水来,往井里倒!”

    菲尔德侯爵的手下得令,立刻散开去做事。

    兰西尔家的水桶不多,那些人就找到了两个,几人提着两个水桶来回地去厨房接水,哗啦哗啦地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勉强将水井没底。

    菲尔德侯爵兴奋地摩挲着手中闪动更加频繁,光芒也越发耀眼的徽章低叫:“有了有了,继续倒水,快!”

    桑若趁着这些人忙乱的时候,动作轻缓地将自己的外袍脱了下来,然后一圈两圈地裹在自己的戒指上,一点一点地试探着沟通戒指中的魔力,感觉到戒指的光芒完全都被遮挡在外袍之下,才放心地将自己的精神力扩散开来。

    桑若并没有让自己的精神力直接靠近菲尔德侯爵等人,虽然不觉得菲尔德侯爵一行人中有巫师学徒之类的存在,但是他手中的徽章不知道是什么魔器,说不定能感应到他的精神力。

    桑若迂回地自己的精神力伸入地底,探及枯井井底。

    说来也奇怪,上次探查时并没有什么发现的枯井,随着底部不断被水覆盖,桑若感觉到了精神力触觉中传来一股异样的波动,那种感觉很奇怪,若隐若现,似乎是夹缝中时而打开时而关闭的门。

    随着井底的水越来越多,那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终于,菲尔德侯爵徽章上的光芒,凝成一束落在井底的水面上,仿佛化成了一轮血月,倒映在井底。

    桑若感觉到,那扇若隐若现的门打开了。

    菲尔德侯爵激动地吩咐着:“快拿绳子来。留两个人在外头守着,如果有什么异动,就砸个石头下去提醒。另外几个人,随我下去。”

    “大人,这里头真的有宝物?是两百年前那个鲜血伯爵手中,据说能够吸收鲜血和斗气的传奇武器?那武器只是被传言神话了吧,真有那么厉害的附魔武器吗?”

    菲尔德侯爵不屑一顾地嗤道:“那不过是一些道听途说的胡言乱语而已,这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附魔武器,不过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会懂。”

    桑若挑眉,不是附魔武器?

    菲尔德侯爵瞪了几人一眼:“好了,下去吧。不该你们问的事,不要胡乱打听。”

    听出菲尔德侯爵语气中的阴狠之意,手下人立刻老实闭嘴,不再多言。

    很快,菲尔德侯爵几人,就系着绳子陆续将自己吊了下去,只留了两个望风地在外头,一个守在井口,一个似乎准备到潜伏到门外去。

    桑若在黑暗中站了起来,踩着那个走向门外的人的脚步声,悄无声息地尾随。

    就在那人吱呀一声将大门打开的时候,桑若按住自己的戒指低声默念。

    安斯特洛。

    咕嘟……

    如果此时有光,大概能看到一个巨大的水泡罩住了一个人影的脑袋,然后那人影的脑袋就在黑暗中扁了下来,好像融化了一样,而后是身体。

    滴答。

    一个。

    桑若慢慢返回,这次他并没有继续刻意地遮掩自己的脚步声,向着井口留守的那人走去。

    守在井口的人,不知道队友怎么走到门边突然又回来了,他从头到尾只听到一个脚步声,自然也不会意识到这里突然多了一个存在,于是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难道有什么发现?”

    黑暗中,桑若薄唇微启。

    咕嘟……

    井边留守人只觉眼前一黑,疑问戛然而止。

    滴答。又是一声,渐渐融化的人影慢慢瘫流在井口边。

    两个。

    桑若抚摸着盖在外袍下的深蓝沼泽之戒,心道,还有五个。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