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巫师 > 49、49 羊皮纸的动荡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第49章

    “那是谁?”

    “似乎是三线的。”

    “他走的好快!居然还有小孩子。”

    灰鸽的就不用说了, 看到众人望着魔王议论纷纷, 三线上被桑若虐过的白狼和红狐等一众少年, 也都不禁有点莫名地骄傲起来。

    “还有那个金光灿灿的, 那又是……”

    “是金鱼国的,我看到过他!还是个超有钱的土豪, 没想到这么厉害。”

    岸上岸下甚至是水里的金鱼国少年们, 也不禁跟着自豪起来, 不过看了阿赛扎几眼, 又不禁面面相觑, 互相问了半天, 只说最近见过他,但是却似乎没人知道他的具体来历。

    桑若带着奥里其实走得并不快, 一上了羊皮纸就觉得脚下虚浮, 用精神力包裹了自己后, 身体的重量仿佛不是在羊皮纸上, 而是全压在了自己的精神力上,就像在借助辅助工具, 持续用意念移动自己一样, 稍有不慎就会掉落。

    只是和相比前头一堆在羊皮纸上慢慢爬着,以及刚刚适应了羊皮纸, 走钢丝一样颤巍巍刚站起来的狼十二这类国级天才, 桑若的速度确实不慢,估计很快就能赶上瓦伦和瑟这类的各个班线的线级天才。

    倒是奥里,自从摸到羊皮纸后, 他就真的将羊皮纸当成了地面一样,走在上头左顾右盼,丝毫不见吃力。

    现在走在最前头的就是那个绿蝎国的瓦伦,不过也没能走出三百米,在羊皮纸约莫三千米的赛道上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瓦伦之后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一直在打哈欠,仿佛睡不醒似的,再然后就是后来出发的黑鹰的瑟和壁虎的安德,以及其他几个各个班线的线级天才。

    最后还有一些没人听过的低调高手,包括跟在桑若身后,不紧不慢的阿赛扎。

    绿蝎国的瓦伦本来占据了优势,但是在其他线上的一些天才慢慢跟上来后,他的优势越来越少,瓦伦虽然表面很酷满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已经开始烦躁了起来。尤其瓦伦身后那个不停打着哈欠却快步靠近的,更是让瓦伦额头青筋直冒,忍不住想要加快脚步。

    第二布拉巴宗抬手捂嘴:“哈啊呜……”

    打尼玛的哈欠!

    瓦伦一怒,顿时耗费大量精神力包裹自己快步向前,想要和身后的布拉巴宗拉开距离,他为自己准备的魔晶也不少,大不了等会精神力不够了用魔晶冥想恢复。

    只是瓦伦没想到,刚刚踏过羊皮纸的三百米线,前头的羊皮纸上就出现了各种文字,这些文字一被瓦伦踩中,立刻像活了一样跳了起来,【啊!敌人!】【有敌人袭击!】【打他!】【快打他!】……

    瓦伦一愣,然后就看到脚下的字符全都动了起来,一个个大字母仿佛持着□□短剑一样,冲着他的脚底板就一通乱扎。

    瓦伦嘶了一声,那些文字手中持着的短剑看似细小,竟瞬间将他包裹自己的精神力扎出了无数个骷髅,措不及防的瓦伦瞬间就站不稳了,“扑通!”

    “瓦伦落水了!”

    “快看!瓦伦落水了!”

    “那个绿蝎的瓦伦竟然落水了!天呐!”

    瓦伦的落水顿时惊动了众多参考的少年们,不少人更是绝望地大叫了起来,这才多久啊,众人周知的几名天才就有一个撑不住了,这考试也太难了吧。

    连刚刚跟在瓦伦身后不远的几人也都纷纷停了下来。

    绿发的瓦伦在水中扑腾了一会儿,终于稳住了,**的绿头发搭在脑袋上,浮出水面的瓦伦在若隐若现根本碰触不到的羊皮纸下气愤地狠狠拍了下水面。

    打着哈欠的布拉巴宗刚刚没看到瓦伦脚底的变化,不禁问道:“朋友,你是怎么落水的?”

    瓦伦恨恨地看了布拉巴宗一眼:“要你管!”说罢他就开始往回游了。

    身上一沾水,羊皮纸就上不去了,瓦伦得游回港口再重新走过来,自然巴不得这些紧跟在他身后逼得他走神的家伙纷纷遭殃,怎么可能给他们提醒后头有什么陷阱。

    布拉巴宗回头看了看自己后头的几人,后头的几人也纷纷摇头,表示没有注意,布拉巴宗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一踩过三百米,顿时像瓦伦一样遭遇了各种跳动字符们的□□短剑。

    【又是入侵者!】【打他!】【捍卫我们的国!】

    “啊!什么鬼!”布拉巴宗大叫了一声,紧跟着瓦伦之后,也“扑通”一声落水。

    “又落水了!瓦伦身后的第二也落水了!”

    “天呐怎么回事!莫非前头的难度加大了?”

    羊皮纸的总长大约是三千米,除了那些没走出五米就落水的人之外,大部分狗爬式四肢着地的少年们是在港口附近五十米内徘徊,而狼十二之类已经能站起身的国级天才,多半是在100米到150米内徘徊,最后就是瓦伦等各班线线级天才,走到了300米附近。

    不过现在第一第二的瓦伦和布拉巴宗都分别落水,要重新开始了,原先第三的黑鹰国瑟成了第一。

    后头不明情况的少年们都惶惶不安,他们都还在这么近的地方徘徊着,结果前头却又有了新的困难。

    这次在布拉巴宗落水前,跟在后头的瑟和安德等人,都仔仔细细地看着布拉巴宗脚下,总算是看清楚了。

    蜜蜂王国的乔舒亚说道:“小心,前头不一样了,会有字符攻击我们脚下。”

    乔舒亚的声音传了出去,后头蜜蜂国正在惶惶的少年们顿时稳了下来,甚至和周围的其他国家的少年也普及了下前头出现的问题,似乎完全不在意周围的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特别有协作精神。

    正在游泳的瓦伦,听到乔舒亚的声音顿时一个踉跄,拍着水面大骂了声“白痴”。

    跟在瓦伦身后的布拉巴宗,一边打了个小哈欠一边还羡慕地道:“有个有责任心地带头领队是多么地好。”

    好悬没把瓦伦再次气炸。

    神经病啊,他们是竞争对手,带头领队你个头啊带头领队!

    瓦伦和布拉巴宗很快游过了桑若和奥里身边,奥里还好奇地看了两人一眼,尤其是在瓦伦的绿头发上停留了一阵,又看了看巫师的豌豆船,似乎觉得颜色好衬。

    此时桑若已经带着奥里走到了两百米,达到了第一梯队的界限内,看到他们,瓦伦更是焦躁了起来,尤其身后已经很久没有传来落水声,说明刚刚他后头的几个人可能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要保持领先了。

    向来都是第一的绿蝎瓦伦心中不甘,不禁更加用力扑腾,想要快点赶回岸上重新开始,赶超回来。

    跟在瓦伦身后的布拉巴宗,在水里泡了一阵后,反而有精神了一般,看到瓦伦胡乱扑腾,不禁建议道:“你游得好慢,要我带你吗?”

    瓦伦憋着气冷硬地拒绝了布拉巴宗的好意:“不用!”

    海豹的布拉巴宗脾气挺好,被拒绝了也不恼,哦了一声还打招呼告别瓦伦:“那再见了朋友。”

    说罢,布拉巴宗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瞬间消失了身影,瓦伦瞪大眼,再看到布拉巴宗冒头的时候,已经是十米之外,瓦伦心中顿时一阵吐血感,后悔。

    阿赛扎跟了半天,又有些忍不住想要和桑若套近乎了,前头几人落水更是给了他机会,立刻蹭了上来,彰显自己学问般道:“前头的人落水了,似乎是巫师的活化文字,兄弟你有什么对策吗?”

    奥里警惕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阿赛扎一开始对奥里笑得灿灿烂烂的,发现桑若压根不搭理他,他立刻对奥里做了个恐怖的鬼脸。

    奥里仿佛被吓到一样,瞬间扑倒在哥哥怀里:“哥哥,坏蛋吓唬我。”

    桑若终于回头看向阿赛扎,阿赛扎飞速收起了吓唬小孩的鬼脸,对着桑若摆出最为亲切的笑容:“我最喜欢熊……呸,小孩了,我在和他玩呢。”

    奥里抱着哥哥的大腿嫌弃阿赛扎:“我不想和你玩,你走开。”

    阿赛扎亲切地望向了奥里……抱着的大腿,莫名有些眼馋的样子。

    看阿赛扎在羊皮纸上这么轻松的样子,桑若也知道这人不好对付,就不知道一直跟着他们是何用意。

    在桑若的视线中,阿赛扎一开始还能立得住,随即就莫名脸红起来,害羞般不敢和桑若对视,让桑若更是莫名其妙。

    奥里懊恼极了,这个阿赛扎一看就不聪明,为什么能一直跟着他们呢,他怎么还不掉水里!奥里心中不停地祈祷着让阿赛扎赶紧掉水,不要再缠着他们,没想到想着想着,阿赛扎脚下的羊皮纸竟然真的一空,忽地就消失不见了。

    阿赛扎只顾着和桑若献殷勤,完全没有注意到奥里和自己的脚下,这种连刚出生时的他都难不倒的考核,自然吸引不了他多少注意,所以当他真的脚下一个踏空,掉进水里的时候,阿赛扎也惊呆了!

    虽然掉水的一瞬间他是有机会飞起来的,但是想到这里是凡人世界的考核,阿赛扎顿了一下,就耽误了最后的机会。

    “扑通!”

    “看,那个金鱼国的也掉水里了!”

    “还以为他也是个班线级的高手,看来是逞能。”

    “也不错了,至少是国级高手。”

    阿赛扎将脑袋浮出海面,懵懵地抹了把脸上的水,对上了奥里高兴的脸色。

    阿赛扎发现因为巫师的禁制,自己竟然不能直接爬上羊皮纸,而他的意中人桑若已经对他毫不关心地抬脚就要走,他立刻一个猛扑抱住桑若的脚:“等等我,不要抛弃我啊兄弟!一起来的,我们也要一起走!”

    桑若差点一不小心被阿赛扎拖下去,稳了下身体才皱眉道:“放手。”

    阿赛扎紧紧抱住桑若的脚:“不放。”

    桑若去扯阿赛扎的胳膊,这人的力气竟然非常的大,桑若被纠缠得也脸色阴沉了下来,看起来极其可怕。

    连奥里见到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狼十二布朗等人震惊地看着阿赛扎作死,尤其看到桑若变化的脸色时,不禁害怕地出声唤阿赛扎:“喂你住手啊!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后头熟悉狼十二几人声音的他们国家的人,抬头一看也都瞪大了眼,慌忙大叫起来。

    “那个金鱼国的快住手!”

    “松开啊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在找死!”

    怎么了吗?阿赛扎回头看了这些此起彼伏地叫嚷着的人一眼,心道我抱自己心上人的腿管你们什么事呀,这样叫叫叫的。

    其他各国的人也都是一脸疑惑,不明所以地看着身边惊恐大叫的人,这是干什么?

    就在这时,阿赛扎忽然发现桑若的脚变粗了,变得越来越巨大,根本无法抱住。

    阿赛扎抬头看去,仰头仰了半天,才看清了心上人几乎要耸入云端的狰狞可怕的脸。

    阿赛扎瞪大眼,这、这、这,这是他的美人儿?

    没等阿赛扎从震惊中回神,刚刚被他抱住的大脚,忽然抬起,将他整个挑飞后,猛地凌空往他身上踩来!

    阿赛扎懵逼着看着眼前的大脚底板。

    轰——!

    巨大的大脚猛踏在羊皮纸上,整张三千米长的羊皮纸似乎被桑若的大脚带动,仿佛海浪一样猛地一阵波纹起伏,羊皮纸上的所有人顿时被震荡弹飞出去,发出一片地尖叫。

    “啊!”“啊!”“啊啊——!”

    被弹飞后再落下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没能接触到羊皮纸,接连响起了一片地“噗通”“噗通”落水声。

    这番动静将豌豆船甲板上几乎快要等睡着的巫师们都惊动了。

    作者有话要说:  惭愧,没想到昨天睡那么早今天还是起晚了,让大家久等了,明天或后天双更补偿大家,猛虎扑地地道歉!

    谢谢太太们的留言和营养液(づ ̄3 ̄)づ

    谢谢太太们的地雷和火箭炮(づ ̄3 ̄)づ

    感谢 帅絀 的火箭炮

    感谢 帅絀x2、木棱螺丝椒、卧蛮、demeter、浅喜深爱 的地雷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