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旅行体验师 > 第340章 腐国第一天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在飞机落地之前,空姐给各位高贵的商务舱乘客发了快速通关卡。

    普通通道排队的人数长达四个拐弯,快速通关通道排在前面的人大概有三个。

    入境的边检官,问顾淼:“来干嘛的。”

    “旅游。”

    “具体点?”

    顾淼的内心有许多想法,但是生怕英语水平不怎么样,导致边检官理解错误,直接坐下趟飞机遣返回国。

    “哈里波特、福尔摩斯、007……”越紧张,越胡说八道。

    顾淼停了一下,正在沉思要不要再把莎士比亚也加进去,还没来得及张嘴,边检官就已经盖章放他进去了。

    他真的领悟了?

    悟性很高嘛。

    轮到沙蓓蓓,她就一句话:“I'm follow him.”边检官也把她放进去了。

    “太可耻了,竟然抄袭《修女也疯狂》里的台词。”

    “所以呢?你要咬我?”

    “算了……先找接机的司机好了。”

    在出发之前,顾淼使用银行卡特权,预约了国外接机。

    系统第一次通知司机的名字叫:Ali Shadkam。

    阿里·山德卡姆?听起来像中东的人。

    过了一会儿,又改了,说司机叫Hassanein Hussein,很好,哈桑·侯赛因,妥妥的中东裔。

    到飞机降落的时候,司机又换人了,叫Abdul Kushan,阿卜杜拉·酷闪???虽然不知道姓是啥,不过名字绝对是中东裔。

    顾淼倒不是担心他们会在车上boom,能搞国际合作的司机,应该不会这么想不开。

    重点是……5月6日,全世界的***进入“文而”月,根据之前在埃及的经历,在这个一年一度的特殊日子,坚持上班的人,总会干出一些奇怪的事来,比如说脑子不好使,犹记埃及卖邮票的小哥收了十张邮票的钱,甩了十二张邮票出来,然后跑了。

    果然,司机直接联系不上,电话无法接通。

    把国际到达口所有举的牌子都看了一遍,也没有看见寻顾淼或是沙蓓蓓的名字。

    只好再打电话给国内订车的地方,来来去去折腾了一个小时,司机终于出现了,开了一个很大的,足够装下八个人的巨型商务车。

    司机热情的帮着提包,拿箱子,顾淼的内心对他充满了不信任,手中默默的开了地图,定位要去的地方。

    果然,司机开着车,围着目的地转了三圈,都没找着,顾淼表示:“我认识路,放我下去!我自己走。”

    ·

    住的地方很有出息,按密码自己进门,进门的门卡就放在柜台上,自己找写着自己名字的。

    前台小姐姐是个马来西亚人,自由职业,主职翻译,在此打工换住宿,中文说得流利的完全听不出口音。

    沙蓓蓓夸她中文说的真好,小姐姐说她的曾祖父是大胡建人,在大清的时候下南洋了,不过家庭教育里,没有缺失中文部分,甚至还包括了粤语。

    前台小姐姐介绍了许多好吃好玩的地方,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哈利波特。

    又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哈利波特里的演员。

    前台小姐姐是马尔福X赫敏的邪CP组织成员,沙蓓蓓是马尔福X薛宝钗这个更奇怪的CP组织成员。

    一开始,顾淼还能跟着扯几句,以及又说了些“违法乱纪,反正我现在在英国,跨不了省”的事情。

    随着另一个上海小姐姐的加入,顾淼彻底沦为了端茶倒水的小弟。

    女孩子一个人出来玩的真多,男同胞一般来说都是跟女朋友或是团队一起来的。

    顾淼不敢说因为男人生活负担重,要买房买车养妻儿老小什么的,会被沙蓓蓓嘲笑。

    本来这个理由挺好用的,但是给一个傻子用坏掉了,傻子赚的钱还行,处处不肯花钱,不能问,问了就是要攒钱给父母将来养老用。

    然而……不买保险这个操作,就连顾淼也难以理解:“你现在存几十万,都扛不住一场大病吧。要是大病一场直接死了也还成,要是拖上十几二十年,你得有多少家产能拖得起?”

    傻子说:“以后再说吧。”

    沙蓓蓓拿这个例子教育顾淼:“看,说负担重就不肯花钱娱乐的都是傻子。”

    虽然学过逻辑的顾淼知道这个强行扭曲式的逻辑判定,属于逻辑学里的经典错误:不当周延。

    不过,沙蓓蓓又不要考逻辑,指出来她也不会大一个cup,腿也不会更长……就这样吧。

    三个女人讨论的话题,除了从谁谁谁很帅,已经飞奔着进入可以跨球追捕的范围了。

    顾淼决定去睡觉。

    ·

    第二天一早,顾淼听见沙蓓蓓在对着手机拍视频:

    “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蓝蓝的天上划过喷气飞机留下的一道道白烟,好像被老师用劣质粉笔在黑板上留下难以擦干净的痕迹……”

    顾淼颇为无语:“你以前受过老师多大的刺激?”

    “每次轮值做卫生的时候,都会。”

    英国常年情深深雨濛濛,难得顾淼他们到的时候,天气会连续晴许多天。

    人生如此美好,不如去大英博物馆一趟。

    在马路上,两人先去买了一张手机卡,店主完全不懂,他只负责将sim卡和充值卡卖出,然后,具体怎么使用,请客官自行领悟。

    对自己充满信心的顾淼认为自己领悟了,手脚麻利的充完值,高高兴兴的走了。

    这是一个新灾难的开始。

    路上,沙蓓蓓对飘着食物香气的小店很有兴趣,年纪很大的服务生热情的招唤,两人天真的点了两份英式早餐全餐。

    顾淼对所谓的早餐全餐,只有一个认知:麦当劳的早餐全餐。

    随便吃吃,毫无压力,吃完之后,要说再吃点别的是可以的。

    端上来三份东西乘以二:黄油烤吐司,其实就是一片平凡的面包片被按对角线按成了两个三角形。

    一杯不是很有出息的咖啡,虽然英国是costa的起源地,但是在这个街区附近,只有两个costa,却有六个星巴克。

    前台小姐姐说连锁店的咖啡都很难喝,对于一个喝雀巢纯咖啡都喝不出什么问题来的顾淼来说,只要便宜就好,反正喝不出来。

    他端起来喝了一口,很好,果然喝不出来区别!

    另外一个大盘子里,装着一大堆番茄汁鹰嘴豆、几个烤蘑菇、一个烤小番茄,四片烤培根,一个单面煎熟的鸡蛋,还有一根香肠。

    看起来不是很多,前提是沙蓓蓓没有强行用她的豆子换走了顾淼的烤蘑菇的话……

    烤蘑菇是最好吃的,鲜嫩又多汁,烤小番茄差点意思,主要因为酸。烤培根与煎鸡蛋属于只要不瞎搞,全世界统一味道的东西。

    香肠需要重点描述一下……难吃到了一定的程度,虽然它努力在模仿德国的黑香肠,但是口感像淀粉,双汇王中王都没这么难吃的,味道咸的要命。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顾淼此生吃到的最难吃的香肠。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香肠。”沙蓓蓓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

    在点单的时候,顾淼有些担心所谓全餐,其实也不怎么能吃饱,店主力证清白:“吃完这个以后,一天都不用吃饭了!”

    沙蓓蓓一笑:“I can do this all day?”

    this,又叫指示代词,除了可以代指跟红蜘蛛打架之外,还可以指吃饱了撑的。

    两人原先计划吃饱了,就坐车去大英博物馆。

    由于吃饱了撑的,所以决定走过去。

    路过了一间大学,要不是门牌上写着University,几乎以为是民宅。实在太不起眼了,就是沿街建筑,没有围墙,也没有别的任何可以看出来它身份的东西。

    再向前走,经过一个小小的街心花园,花园的主要成份是一片绿草地,草地上结满了穿着短袖子、或坐或躺晒太阳的人类。

    白的黑的都有。

    “这个场面,我在成都也见过。”顾淼说。

    沙蓓蓓点头:“我们成都的同事说,一出太阳,他们连班都不上了,冲出去晒太阳,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仅没人拦,老板还是跑在第一个的。”

    “不知道英国人民是不是也有类似太阳出来罗喂,喜洋洋咯,啊哦……这种歌。”

    对于英国歌,两人都只会唱伦敦大桥倒下来,以及其变种曲目:一只雀仔跌落水。

    遂不研究了。

    大英博物馆是免费开放的。

    “居然要安检?”沙蓓蓓的印象里欧洲人民都特别随意,做一个脱来脱去,只脱发不脱欧的英国,应该也很佛才是。

    “英国人民大概也是有经验教训的,在很久以前,液体只要不超过重量,是可以随便带上飞机的,后来英国boom了,全世界的航空公司才基本上选择与英国执行同一安全标准,随身的液体不能超过100ml 。”

    进门,先去租语音讲解器,一个讲解器要7英镑,还要押身份证件,大概是怕人就不还了,或者是随便扔在一个什么地方不管它。

    进门第一个看见的是南美馆,楼下是非洲馆,楼上是埃及馆、雅典馆、还有中国、韩国、日本等等。

    顾淼已经去过许多国家,在埃及没有看见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型半身像,在大英博物馆。

    在雅典娜神庙旁的胜利女神庙,现在站在原址的六根少女形象的柱子,都是仿品,一根真品在大英博物馆。

    在伊朗,没有看见的大流士某个事件记录石板,也在大英博物馆。

    中国馆更是如此。

    “哟,这个壶上还专门写着,是中国对外贸易的时候,买来的。”沙蓓蓓睁大眼睛。

    顾淼点点头:“难得几个是正当途径来的,不显摆显摆,如衣锦夜行。”

    除了古老的文物,玻璃窗内,还有《人民日报》创刊号,民国三十七年六月十五日,定价:每月边币三万元,X钞三千元。

    并且还有一个小框框解释:订户,六、七月份仍按原订价寄发,不另加价。从八月份起,改按新价订定。原晋察冀日报及原晋冀鲁豫人民日报通讯员均为本报通讯员,希能继续源源供给稿件。本报创刊伊始,人力物力均未完全就绪,发行错漏现象在所难免,还请各界各业多多帮助。

    头条内容是《晋冀鲁豫、晋察冀两大解放区合并,华北解放区正式组成》

    一篇代替创刊词的社论是《华北解放区的当前任务》

    报纸保存的相当好,纸张都还是白的。

    除了这个之外,也保存着1967-1977年之间的东西,风格过于明显,引起沙蓓蓓和顾淼的不适,于是默默走开,去看陶瓷。

    在一个钧窑笔洗兼笔架前,一对不知道哪个国家的情侣在研究那玩意儿到底是干嘛的,男人发现顾淼和沙蓓蓓过来,说:“他们肯定知道。”

    哈,那必须知道啊!好歹也是中国人。

    顾淼很高兴的跟他们比划,笔架怎么用、笔洗是干什么用的。

    两个人听完,道谢后离开。

    沙蓓蓓似笑非笑:“你刚跟人家说什么?毛笔叫pencil?”

    “我还差点说pen呢,转念一想,还是用一个长点的单词,显得高贵一点。”

    “ brush做错了什么?”

    “我怕人家理解成刷墙用的。”

    “以为都跟你一样傻呢?”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沙蓓蓓大脑里的珠宝雷达响了,远看白花花的一团,走近一看——水晶头骨。

    那是一个与传奇、骗局、神话、外星人等等联系在一起的不思议之物,就这么随便一放,搁在角落的柜子里。

    战国水晶杯好歹是恭恭敬敬的放在正中间的柜子里。

    这个水晶头骨被发现于伯利兹,为啥英国人能拿着,因为它还有一个名字叫英属洪都拉斯。

    从科学的角度说,它之所以神奇,是因为它的打磨工艺超过了人类对水晶这种材料的理解,如果想要霸王硬上弓,那么水晶会碎掉。

    于是,有一个说法是水晶头骨之所以能成型,是因为它不是一下子被硬切出来的,而是用了几百年的时间,慢慢来。

    出色!

    现在有十二个水晶头骨,传说中,有十三个。

    当十三个凑在一起的时候,水晶头骨会说话唱歌。

    顾淼更愿意相信另一个说法,玛雅大祭司举起被称为厄运头骨,下令杀人的时候,无论杀谁,玛雅臣民都必须做到。

    “哟!这个我喜欢。”沙蓓蓓激动的搓手手。

    顾淼默默的把她拉走了。

    楼上楼下跑遍,也没有找到女史箴图。

    应该放绘画作品的地方,放着村上隆画的AKB48的漫画,这就是三菱商事搞的日本特展。另一头是大洋洲的东西。

    “大洋洲那个过了N久才被人发现的地方,还有厨师长?可是你不是说澳大利亚的东西很难吃吗?”沙蓓蓓问道。

    顾淼也很困惑:“什么厨师长?”

    沙蓓蓓指着画上的名字:Captain Cook

    “第一个单词是首领,第二个单词是烹饪,不就是厨师长吗?”

    顾淼扶额:“刚刚谁嘲笑我把毛笔说成pencil的?这是个人,库克船长,现在新西兰旁边的库克群岛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哎,你不是知道苹果公司现任老板tim cook吗?怎么会觉得这是个厨师长?”

    “哼哼,总比某些人把Broadway翻译成宽阔的路好些。”沙蓓蓓毫不犹豫的翻顾淼黑历史。

    “咳,我们真的要这样互相伤害吗?”顾淼抓抓头,他刚刚已经顺手查了一下,女史箴图每年也只有一段时间会公开展出,别的时间是闭门不见客的。

    沙蓓蓓有些失望:“本来就是冲着它来的……”

    “我给你画一幅。”顾淼安慰道。

    沙蓓蓓根本就不相信:“你还会画画?就画成本书封面的那种水平?”

    “不要在意这个问题,我要告诉那个顾恺之,他姓顾,我也姓顾……”

    “嗯,所以,你还能降灵扶乩,让他附你身上,给我把图画出来?”沙蓓蓓调侃道。

    顾淼默默扭头,飘走了。

    在大英博物馆里浪了四个小时后,出门准备去下一个地方。

    “coco奶茶!”沙蓓蓓激动的又叫又跳,连蹲在大门口摆摊,控诉**X迫害的XX功分子递来的传单都视而不见。

    奶茶的价格在3.75英镑到4。5英镑不等。

    还有“一芳奶茶”,价格全部都在4.5英镑向上。

    “居然还排队!”沙蓓蓓看着排成两排的人类表示不解。

    越来越多的出现了中文招牌。

    前方立着一个牌坊,上面写着:伦敦华埠。

    还有一个牌坊,一面写着:英伦呈祥,另一面写着:中国太平。

    随便看了一眼门口的菜单:干煸四季豆9.9英镑。

    “在我心中,它最多值18块钱人民币。9.9英镑,是可以吃一斤十三香小龙虾的价格,或者牛蛙煲。”

    还有一间大大方方写着“鸭店”的饭店,遮阳篷上写着:只卖身,不卖艺。

    “哈,鸭店,你敢让我进去吗?”沙蓓蓓笑着问。

    顾淼指了指旁边的一个电话亭:“这里有叫鸡电话。”

    三张照片,第一张SM女王,注明了有工具、调教、鞭子……

    第二张写着New naughty school girl。

    “新淘气女学生?”沙蓓蓓不屑的撇撇嘴:“老气成什么样了,还女学生。”

    顾淼一本正经的回答:“你看不起老年大学咋滴?”

    第三张写着New busty in town。

    “好直白啊!城里的新公交车?”顾淼看着那个穿着性感的女郎。

    沙蓓蓓鄙视的看了他一眼:“bus后面的ty给你吃了吗?是大胸的意思!”

    “咱不懂这个单词的意思,咱也不敢问。”顾淼将视线从小广告上移开。

    在一个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沙蓓蓓看看没车,就准备过马路,忽然被顾淼一把拉回来,一辆小车呼啸而过。

    “又忘记了,英国是右舵。”沙蓓蓓吐吐舌头。

    顾淼指着地面:“人家都给愚蠢的外国人写好了,结果你根本就不看。”

    地上写着Look right,还有Look left,并且标着箭头,生怕人看不懂right 和left是什么意思。

    沙蓓蓓头一扬:“我又不是愚蠢的外国人。”

    本来的目标是去看大本钟——维修,包得什么都看不见,告示牌上说修到2021年。

    还有目标是看唐宁街10号,整条唐宁街都不让普通人类进入,远远的就有铁栏杆。

    白金汉宫也是如此。

    “女皇今天在家?”沙蓓蓓指着皇宫顶上升起的旗子。

    白金汉宫的传统,女皇在宫里就升旗子,不在就不升。

    升的也不是英国米字旗,而是皇室的王旗。

    “真正意义上的城头变幻大王旗。”顾淼笑道,“这可是正宗鲁迅说的。”

    白金汉宫一年只有一段时间会开放,现在显然不是开放时间。

    不能见到女王陛下,就去女王陛下剧院听音乐剧。

    伦敦的这些剧院,每一家剧院永远只演一出戏,演员平均一年一换。

    女皇陛下剧院,Her Majesty's Theatre,经典剧目就是《歌剧魅影》,每天上座位率极高,沙蓓蓓特别喜欢里面的一首歌《The Phantom of the Opera》,因此,顾淼提前两个月就订了票。

    遇到的上海妹子很鄙视歌剧魅影,说情节很傻,她推荐了其他几个,包括有一个哈利波特与倒霉孩子,说的是哈利波特的儿子的故事。

    “虽然,我也想看,但是……英文不行啊,歌剧魅影好歹在网上有中文字幕的拍摄版。”沙蓓蓓此时感受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

    在现场看,与在屏幕上看,真的差距很大。

    布景与动作都很震撼,虽然在B站看了好几遍,但是当自己头顶上的大吊灯真的掉下来的时候,以及地面真的蹿火,坐在很远的人都能感觉到火焰烤着脸的温度时,还是很刺激的。

    剧情里需要被吊死的人真的忽然从半空中掉下来的时候,顾淼听见身后有一个小姑娘发出一声尖叫,接着就听见她靠在她的男朋友怀里:“好可怕呀。”

    她的男朋友:“抱着我就不怕了。”

    顾淼转头望向沙蓓蓓,沙蓓蓓看见杀人的场景,激动的紧贴在栏杆上,眼睛睁得溜圆。

    “……”算了,大半夜的,做什么白日梦呢?居然认为沙蓓蓓会说害怕,然后投怀送抱。

    回去的路上,沙蓓蓓忽然贼兮兮的说:“大半夜的,咱们干点成年人才会做的事吧。”

    “哎嘿嘿嘿吗?”顾淼天真无邪的问道。

    沙蓓蓓指了指一间赌场,上面写着不允许低于18岁的进门。

    “算了,就我这赌运,100次都能输光。”顾淼摆摆手,“咱们还是干点别的吧。”

    “****?!”沙蓓蓓脱口而出。

    顾淼震惊了:“呀灭蝶!”

    “想什么呢!你看!”沙蓓蓓指着身旁停下来等红灯的公交车,上面写着Love box,12-13 July,London

    Chance the rapper ·Solange

    “chance the rapper!****的机会!”沙蓓蓓对资本主义的腐朽已经绝望了。

    顾淼扶额:“你说的那是rape!还有一个p和r,被你吃了吗?rapper,就是《中国有嘻哈》的那些参赛选手。”

    “嗯……我觉得pr跟你的ty私奔了!真的很像嘛,你看lovebox……在爱的小盒子里干什么呢?唱什么嘻哈,做点爱做事才是正经。”沙蓓蓓强辞夺理。

    顾淼无语问苍天。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