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第166 民愿世界(完)

第166 民愿世界(完)

 热门推荐: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第166 民愿世界(完)

    共和二十二年十二月,刘忠民光复云州。顾景秋意识到她已不可能为顾伟航复仇,恨恨离开民愿世界。

    或回返,或淘汰,降临民愿世界的一百名轮回者,渐渐只剩下贺路千和刘忠民。

    共和二十三年五月,无意鲸吞天下十五州的刘忠民,同意了与贺路千划江而治的和平提议。而后,贺路千与刘忠民各自转向内政,贺路千以可承担的民愿诅咒和民愿制裁上限为准绳,不断废除自治郡,有条不紊提高涳国内阁的民愿总量;刘忠民则以南国八郡建立了丰国,一边镇压门阀世家,一边掀起民生建设浪潮。

    时间匆匆而过,不知不觉已是共和二十九年。

    贺路千降临民愿世界时23岁,共和二十九年时,他的真实年龄已经56岁。尽管超越侠客体系的无敌战力有效降低了衰老速度,让贺路千的容貌看起来大概只有三十四五岁,但贺路千却能清晰感知到碳基细胞架构开始拖累他的速度、力量。就像民愿诅咒和民愿制裁对贺路千的压制,如果继续留在这个世界,衰老必将成为比民愿更加严峻的诅咒。

    如何抵御衰老呢?

    民愿世界已经给出答案:两部长生诀。

    可是,长生诀任务机制太难了。

    共和二十四年时,贺路千曾试着启动《物质不灭》任务链,郁闷发现即使暂停涳国全境的军事及其它基础投资,玉皇山宫殿群项目也得耗时八年。《物质不灭》总共有七条任务,且一条比一条难,贺路千哪有时间搞定七个八年?

    《精神不死》任务链,更不简单。

    贺路千启动第一条任务后,顺着任务指引抵达目的地,惊讶发现《精神不死》的连环任务竟是连环冤案。第一件冤案,罪首是一名县吏;第二件冤案,罪首是县吏的后台某县令;第三件冤案,罪首是县令的后台某某郡守;第四件冤案,罪首是郡守的后台某某刺史;第五件冤案,罪首则骇然指向涳国第一任首辅乔南成。

    《精神不死》第二条任务,也是连环冤案,最终目标指向贺路千的亲信侯泽奇。侯泽奇的妻侄触犯涳国国法,侯泽奇知晓其罪不容诛却没有秉公执法。侯泽奇私下里偷偷以金钱、安排工作等利诱,又以他的权势威慑,软硬兼施逼迫对方无奈和解。涉及十余条人命的大案,悄无声息地被掩盖了事。

    《精神不死》第三条任务,同样是连环冤案,最终目标指向李丰瑾、李凤瑶兄妹。李家兄妹在传播鬼仙信仰时,不仅屡屡有过激行为(类似与悬空寺的械斗),更常常与当地自治郡相互勾结,间接或主动或被动地充当了部分黑色势力的保护伞。

    乔南成、侯泽奇、李丰瑾、李凤瑶等,并没有背叛贺路千。

    他们只是背离了贺路千立下的规矩,越过国法包庇亲属、朋党,间接滋生了许多不公。

    这种迹象,却不能忽视。

    回顾萧红雨的悲剧,白巧红、郝芳雨其实也没有背叛萧红雨。白巧红虽然恶贯满盈,却始终把自己当成萧红雨的忠犬;郝芳雨哪怕凶残杀戮无辜受害者,却始终对萧红雨忠心耿耿,甚至怀着歉意,屡屡冒着生命危险超标完成萧红雨的命令。亦是因为两人忠诚如旧,萧红雨才忽视了眼皮底下的罪恶。

    白巧红、郝芳雨等人,只是背叛了萧红雨的理想,背叛了萧红雨立下的规矩。当萧红雨判处白巧红死刑,当白巧红因为畏惧死亡而泛起怨念时,她才狗急跳墙,联合其他背叛者谋杀了萧红雨。

    回到涳国。

    如果贺路千严格维护他的规矩,乔南成、侯泽奇、李丰瑾、李凤瑶等会不会像白巧红那样与他决裂呢?

    《物质不灭》到底怎么回事,贺路千至今没有头绪。但通过三条诛心诛己的连环冤案任务,贺路千大概明白了《精神不死》的前置条件是什么。

    精神不死,可以理解为不忘初心、自我纯洁、永不堕化。

    第一条任务目标乔南成到第二条任务目标侯泽奇,再到第三条任务目标李家兄妹,他们与贺路千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精神不死》的七条任务,估计就是七次诛心,逼迫贺路千清理身边的堕化者。

    李家兄妹之后,或许就是十名嫡传弟子;再之后,或许有可能直接指向贺路千本人——贺路千也有可能凭着私人好感,无意间包庇了某人。

    贺路千犹豫数月,始终无法像萧红雨那样狠心惩戒所有涉案人员。

    乔南成案,贺路千把乔南成的子孙调出公职,尽量保全乔南成的开国元老名誉;侯泽奇案,贺路千按照法律严苛惩戒了他的妻族,却仅仅命令侯泽奇退出空狱门核心事务,让他提前养老;李家兄妹案,贺路千也仅仅整顿了事,降低李家兄妹在涳国境内自由传播鬼仙信仰的权限。

    事毕,贺路千忧郁感慨:“惩凶除恶一辈子,结果我也是一位有私心、有亲疏的伪君子。”

    三条任务如此处置,理所当然不能满足《精神不死》的潜在要求。

    但是,贺路千不想再继续了。

    即使长生愿石刷新出第四条任务,贺路千也不想去烦恼了。

    《精神不死》的任务链并非固定不变的内容,它杀人诛心,每次都精心针对你的心灵缺陷。

    贺路千在北国接受诛心考验时,刘忠民也在南国接受考验。尽管长生愿石刷新的任务内容有所不同,刘忠民的《精神不死》任务链同样瞄准刘忠民的亲信和朋友。但与贺路千的软弱妥协相比,刘忠民显然更加坚定、无情。

    共和二十六年,《精神不死》第一条任务,揭发了刘忠民左膀右臂的不法之举。刘忠民在会议上控制不住地痛哭流泪,却严厉骂退一群人的求情,最终依法判处两人死刑。

    共和二十八年,《精神不死》第二条任务,揭发了某位魔教出身开国元老的不法之举。这位开国元老在丰国政治体系里排名第四,位高权重,刘忠民对他的指控直接引发一场席卷数州的舆论动乱。

    刘忠民却不管不顾地坚持死理,最终越过种种强大阻力,判处这位元老死刑。这位元老却至死不服,他面对刘忠民的刑事捕捉,直接自刎而死:“我某某,岂能受狱牢之辱。”

    刘忠民的坚定,令人佩服。

    可是,秉公执法的代价理所当然非常惨重。

    左膀右臂的死刑,令刘忠民的亲信泛起兔死狐悲的伤感;开国元老的自刎而死,让许多丰国高层对刘忠民貌合神离。丰国高层虽然没有帮开国元老某洗脱罪名,却从其他地方向刘忠民发起攻击,例如批评刘忠民执政时间太长,理该能上能下退下来,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总之,丰国危机四伏,矛盾或许甚于涳国十倍

    共和二十九年六月,贺路千与刘忠民照例会面于应州北部。

    刘忠民降临民愿世界时约三十余岁,如今真实年龄大概六十五岁左右。刘忠民始终如一走民愿道路,他没办法依赖侠客体系延缓衰老,看起来已是一位保养较好的老人。贺路千与刘忠民交流说:“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去?”

    刘忠民摇头:“我就不走了。”

    贺路千:“《物质不灭》和《精神不死》两部长生诀,获取难度极高。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熬不到成功之日。”

    刘忠民继续摇头:“我走不了啦。”

    原来,李新海、吕群星完成主线任务时曾刻意挖坑,李新海重金说服安州某郡背地里向他投诚,吕群星以协助刘忠民名义拿走昌州一郡,直接导致安州、昌州凝结的长生愿石,已经不符合轮回殿的规定。

    刘忠民没办法再完成轮回殿主线任务了。

    但刘忠民并没有因之烦恼,他非常乐观地畅想未来:“宫千钧说,轮回殿非常复杂,许多轮回世界的历练都短暂到只有数日乃至数小时。我留在这个世界安然到老,未必不比那些锐气进取的轮回者更加幸福。再者,即使两部长生诀与我无缘,我也可以转化为鬼仙嘛。”

    民愿世界是可以信仰封神的。

    李凤瑶都能在贺路千支持下转化为鬼仙,何况是在丰国八州存在感极高的刘忠民。只要刘忠民能够顺利怨而化鬼,以他在丰国的影响力,估计只须一日之间,就能晋升高品质鬼仙,寿命延长到两百年乃至五百年。

    但贺路千有所疑惑:“你现在还可以怨而化鬼?”

    鬼怪之怨,根本是众生日积月累的怨念。

    作为一国领袖,还能怨吗?

    刘忠民却给出意料之外的回答:“民怨即我怨。”

    “只要这天下还有怨念,我心中就有怨念;只要天下还有能化鬼的怨念,我就能化身为鬼,帮他们讨回公道。”

    贺路千哦然。

    贺路千大概明白了刘忠民的想法。

    贺路千却没啰嗦追问,长身而起:“我没法儿赶上你的豁达境界。数日后,我就要返回轮回殿,寻求其它长生道路了。涳国和空狱门,麻烦你帮忙监管一段时间吧。如果涳国和空狱门在我离开之后全面走向堕化,变得像钟群生之后的炐朝门阀江湖,麻烦你帮我毁灭它们吧。”

    刘忠民没有谦辞,简单回答一声:“好。”

    贺路千伸出右手,与刘忠民握手,祝福说:“好好活着。”

    刘忠民回以祝福:“你也要好好活着。”

    共和二十九年六月十二日,贺路千主动结束民愿世界的历练,申请返回轮回殿。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