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嫡后 > 第三十四章 攻心为上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奴婢芸香,拜见夫人。”此时芸香见文氏歪在床上,倒头便拜。

    双手捧着托盘,高举过头顶。

    文氏十分受用。

    先前的时候,芳华苑的丫头对她怀有深深的敌意。

    即使不说,那眼睛里也能透出来。

    可是此时跪在自己面前的芸香,恭恭敬敬,没有一丝越矩。

    文氏端起架子,只低垂着头,装模作样地欣赏自己指甲上的寇丹。

    她知道,芸香手中的布料,她势在必得。

    既然有事求到这里,不管事情能不能办,这礼总得留下的。

    何况,上次三殿下送的布料,卫府里就几位小姐得了。虽然文氏不缺衣裳,但宫里时新的花样她还真有些眼红。ii

    芸香跪得膝盖生疼,也不见文氏叫她起来。

    她倒也不急,跪得甚是直溜。

    且那举着托盘的手,一刻都未曾松懈。

    文氏偷偷瞧了一眼,心中大快。

    不知道过了多久,锦儿为文氏奉上茶来。

    “夫人请用茶!”锦儿轻声道。

    文氏却头也不抬,装作没听见一般。

    芸香心中暗笑,面不却不露分毫。

    直到文氏把十个手指甲上的寇丹看了又看,锦儿的茶水都开始转凉了。

    文氏终于抬起头来,接过锦儿手中的茶碗。

    “大正月的,你想冻死我啊!”文氏没个好脸色,“去,换一盏来。”ii

    锦儿忙不迭地从文氏手中接过茶碗,然后急匆匆退了下去。

    此进芸香稍稍垂下了头,文氏细细打量。

    就见这丫头面上有些胆怯。

    文氏不发话,那高举的托盘,芸香也不敢放下。

    她只觉得手臂都要僵硬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锦儿换了一盏茶来。

    锦儿把茶碗递到文氏手里,然后讨好地说“夫人,七分烫的,刚刚好。”

    文氏方才漫不经心地接过,然后拿盖子撇去浮沫,却也不急着去尝。

    锦儿此时在文氏身侧,给了芸香一个讥笑的眼神。

    芸香却装作没看见,一心一意等着文氏说话。ii

    文氏把一盏茶品完,仿佛方才想起前面还跪了个丫头。

    “锦儿也是,芸香在这儿跪了这么久,你也不提醒我一下。”文氏阴阳怪气的,不明白的倒还真以为她是慈悲心肠。

    锦儿连连赔罪“夫人,是锦儿疏忽了。甘愿受罚。”

    文氏轻轻一笑“罢了,受罚就不必了。快把芸香扶起来。”

    锦儿答应一声走上前去虚扶一把,芸香从地上站起来。

    “什么料子,可别是你们挑剩下的,巴巴地送到我这儿来。”文氏别过头,轻蔑地说。

    芸香连连摆手“不是不是。上次我家小姐得了三殿下的布料,便先留下了几块。剩下的,府里的几位小姐们分了。ii

    “这块布料,便是我家小姐当时特意为夫人留下的。”

    如果卫容若在这儿,也不得不佩服芸香的演技。

    这几句话若是换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文氏断然不信。

    可此时从芸香嘴中说出来,文氏竟然觉出一片赤诚,再挑不出刺来。

    虽然文氏心里清楚,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可此时利令智昏,文氏不由地信了几分。

    “我家小姐本想着,寻个合适的机会,给夫人送过来。”芸香接着说,“可是近来事忙,又出了那档子事儿。哎……

    “我家小姐说,这块湖绿的料子,既不显轻挑,也不显老气。

    “夫人穿上,少说也要年轻十岁。”ii

    文氏此时微眯着眼点头。

    听这话,倒真不像是从一个丫头嘴里说的出来的。

    当然芸香心里明白。

    她之所以说出如此有信服力的话,还得归功于卫容若昨晚给的手帕。

    “锦儿,既然芸香姑娘说的这么好,那你便替我收下吧。”文氏脸上露出一个比较自然的微笑。

    在芸香看来,就连她的脸,也没有平时看上去那么阴险了。

    芸香把托盘双手递给锦儿,锦儿接过托盘,放在桌子上。

    “锦儿,搬个小凳子来,请芸香姑娘坐。上茶。”

    文氏和颜悦色地说。

    锦儿答应一声,给芸香搬了个小凳子,放在文氏床前。ii

    芸香再三推辞,文氏便让锦儿按着芸香。

    她没法,只得侧着身子坐了,堪堪挨着凳子的边儿。

    锦儿急急出去,为芸香奉上茶来。

    芸香拗不过。

    从小凳子上站起来,去接锦儿手中的茶碗。

    锦儿却突然把手一松,滚烫的茶水全都洒在芸香的胳膊上。

    正月里衣裳穿得厚,胳膊处有衣裳挡着,未见烫着。只那手腕上立即便成了红红的一片,起了几个大水泡。

    芸香连连摆手,文氏开始骂锦儿“作死的丫头!连碗茶都端不稳,要你何用?”

    一边骂,一边回过头来安慰芸香“都是锦儿做事毛手毛脚的。回头我让大夫开了药,让锦儿亲自给你送去赔罪。”ii

    芸香心里恨极了,右手腕上火辣辣地痛。

    可是为了自家小姐,这点痛算得了什么。

    “不怪锦儿姑娘。是奴婢自己不小心,没有接住茶碗。夫人好心留芸香吃茶,是芸香没福气。”

    文氏看着芸香强忍痛苦的表情,心下大快,恨不能高歌一曲以抒胸怀。

    芸香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再次对着文氏跪了下去“求夫人开恩。准许奴婢去看看我家小姐吧!库房里又脏又冷,我家小姐最怕老鼠了。

    “我家小姐说,之前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若此番夫人垂怜,我家小姐之后全听夫人差遣。”

    文氏抬了抬手“你回去等消息吧。等老爷下了朝,我同老爷商量一下。”ii

    芸香心里冷笑一声到最后,还是这模棱两可的一句话。

    她不得不佩服自家小姐简直料事如神!那帕子上分明就写着呢。

    芸香再次向文氏磕头“夫人大恩,奴婢与我家小姐谨记。”

    “锦儿,送送。”文氏叫一声。

    锦儿答应,然后装装样子把芸香送到门口。

    芸香拿帕子遮着右手腕,然后从晚晴阁回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就在芸香刚刚进了晚晴阁的时候,秋君已经从原路回到了芳华苑。

    红英带着他绕到后院,从角门出去,便直直朝后面的竹林去。

    却说清珞在如意井边,衣服刚刚洗了一半,累得腰酸背痛。ii

    似乎听得竹林里有人声。

    这大清早的,谁会在这儿?

    清珞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就听一人问“夫人,你就不怕她们不帮着咱们吗?”

    是个小丫头的声音。

    清珞心中一动这小丫头既然称夫人,眼下卫府里能当这个称呼的,便只有文氏了。

    且听听她们背地里说些什么。

    “怕她们?我有什么好怕的?宝璐自不必说,清珞那丫头嘛……”

    果然是文氏的声音!说到这里,却故意停顿了下。

    清珞矮着身子躲进一丛凤尾竹后面,竖起耳朵听。

    “清珞这丫头也是个不安分了。否则,人在老祖宗那边,又怎么会听我的话?”ii

    小丫头接着问“夫人可有妙招?”

    清珞便听文氏的声音哈哈大笑“妙招谈不上。只是啊,这丫头命不好。城东有个余大夫,你可听过?”

    “听过听过。奴婢听说,那个余大夫连着死了五房妻妾,眼下正准备续弦呢。且还听说,那五房妻妾先前进余家的时候,都好得很。

    “可过不了一年半载,便从门楼里抬出一具尸体来。

    “街坊邻居都说,余大夫的五房妻妾,都是被他给毒死的……”

    清珞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却听文氏的声音,把小丫头的话语打断。

    “小声点儿,没得让人听了去。我已经托了刘金嘴,让她给余大夫和清珞牵个线。”

    ii

    清珞听得这话,直感觉一颗心要跳出腔子。

    差点惊叫出声,慌得拿手捂住嘴。

    “也是。清珞嫁过去,虽是续弦,却也成了正经的主母。”小丫头接着道。

    “谁说不是呢?我怎么听说,清珞平日就在老祖宗那边负责浆洗?想想,若有一天,不小心在如意井淹死了,岂不晦气?”

    清珞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只感觉出气多进气少。

    吓得眼睛都直了,好一会儿方才缓过来。

    再仔细一听,一前一后的脚步声早已去得远了。

    清珞方才大口大口地喘气,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余大夫她是听说过的。

    就在昨天的时候,老祖宗院儿里的小丫头还在议论着呢。

    当时清珞还说了句“这样的人,我即便一头撞死,也不嫁他!”

    可是,不嫁他又如何?还有如意井在眼前等着呢!

    却原来,文氏动的是这个心思!

    清珞连连后退几步。

    此时在她看来,如意井不是一泓清泉。

    倒像是一个张着大嘴的怪兽,能把人吃的骨头渣渣都不剩。

    清珞勉强把衣服被褥洗完,回到老祖宗的院子里,却沉沉病了。

    芳华苑里,秋君早已脱掉小丫头的衣服,依旧挑着担子利落地出了卫府。

    “你是没去。秋君那声音,活脱脱就是文氏!”红英猛灌了一大口水,对芸香说。

    “那是,春喜班的头牌嘛。小姐说了,卫府的人向来自恃甚高,不屑与戏子优伶为伍。所以才不识秋君。

    “我们小姐挑的人,能错的了?”芸香接口道。

    “你也真是的,演戏也就罢了。没得把手腕烫了这么大几个水泡。

    “等小姐出来,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红英一边拿冷毛巾覆在芸香右手腕上,一边埋怨。

    芸香却摇了摇头“等小姐出来,你就说,我自己不小心烫的。

    “依小姐那脾气,若是知道文姨娘使坏,指不定怎样呢。”

    红英点了点头“也是,小姐刚挪回来,凡事总得留一寸余地。”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