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第二十二章 楚楚动人,一拳冻晨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最新网址:www..l</p>“真有你的,把无名那套装逼风范学了个十足!”

    狂徒很快反应过来,帐篷内拉二胡的,没有别人,唯有月关。

    他们两人跟无名学了几天的胡琴,主要是陶冶情操,压制恶念,结果这个逼还真上了心。

    以轮回者的智慧悟性,尤其是高星级强者,学一件乐器根本不难,只看精深程度了。

    狂徒对于二胡毫无兴趣,空有形而无意,月关显然是真的投入了精力,形神兼具。

    此刻狂徒想来,不得不说一句佩服。

    月关能契约黄裳和石之轩,套路已经广为流传。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借着前人或伙伴的基础。

    所以月关被称为幸运特长者。

    没有前人的铺垫,他无法契约黄裳;

    没有黄裳的帮助,他无法契约石之轩;

    瞧,究其根本,是靠那份运道啊!

    但狂徒对此嗤之以鼻,他不认为能功成名就的轮回者,靠的是运气。

    现在果不其然,黄裳和石之轩都不在身边,月关依旧能让他们头疼,这就是真本事。

    “只可惜你今晚必死!”

    狂徒有种强者间的惺惺相惜,没有直接出手。

    想要直接下手,早就下了,正是因为要在无名面前维持住浪子回头的形象,才忍耐到了现在。

    如今万事俱备,剑晨即将被玄阴十二剑入体,一旦他醒来性情大变,狂徒就能引导他,将月关杀死,然后狂徒再降服住剑晨,让太素押到无名面前,好感度刷得十足,顺便将驻地“雅典娜”的危机解除。

    计划通。

    狂徒知道,现在月关就在阻止第一步,玄阴剑气入体。

    “想要凭借琴音压制住玄阴十二剑?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无名了?”

    狂徒展开疾病领域,默默影响。

    他已是十分谨慎的举动,因为按照逻辑判断,玄阴十二剑此时是不可阻挡的。

    玄阴十二剑和剑晨原本的人生差不多,出道即巅峰,刚刚离开剑界正是最强时期,原剧情里不仅身负龙元的绝心被前六剑打得大败,连武无敌都被剑晨用第七剑打瞎了眼睛,后来间接导致了武无敌连场恶战,油尽灯枯而亡,可见威力。

    唯有到了人界长久后,得不到剑池补充,宿主又不太给力,才会变得越来越弱,渐渐的泯然众人。

    至于现在,它们在剑界被无名和剑圣逼得哭爹喊娘,毫无尊严,来到人界还不得威风一番,谈不上人挡杀神,佛挡杀佛,至少普通六星级强者都抵挡不住。

    “云雀姐,我无法压制玄阴十二剑!”

    “尽全力吧,月关真的得到了无名的精髓,还是有些许机会的!”

    狂徒判断得没错,此时位于绝世好胡内的红后,都没有阻挡来势汹汹的玄阴十二剑的信心。

    但云雀的脸上却有着奇异之色。

    因为同样是拉琴,无名拉和月关拉,双腿传来的酥麻感,竟然是极为相似的。

    这才是得到了真传与精髓的表现。

    没想到月关如此了得,短短几日就到了这个地步。

    云雀很清楚,无名的琴音经过这么多年来的磨练,已经可以看成一门音杀绝学。

    满血拉二胡,不是戏言,是琴手在状态最完美,情绪最饱满的状态下,传递出来的一种昂扬向上的感染力。

    真要到了残血时期,受到身上的伤势影响,反倒达不到那种程度了。

    所以当琴音悠悠,原本烂醉如泥的剑晨确实有了反应。

    他微微睁开眼睛,发现慕应雄周身环绕着一圈光环,慈和地看着他。

    “师父!”

    在最亲近的人面前,剑晨的泪水一下子就涌出来了,然后止也止不住,絮絮叨叨,开始讲述他胎死腹中的爱情。

    有些事情堵在心里,不吐不快,吐出来就是有喜了……呸,吐出来总归好些。

    现在剑晨便是如此,在琴音的开导之下,终于排解出了心中那点屁事,想到了之前交托的责任:“师父,我不会令你失望的!”

    话音刚落,从剑晨的视线中,上空的黑夜突然一黯,十二道星辰坠落下来。

    那星辰没有半点光泽,反倒是如死星般一片沉寂,偏偏在剑晨的感应中,能够清晰地把握住它们的轨迹以及那轨迹的终点,正是他自己!

    “风起三焦经,雷动九天惊,长虹入**,玉斗归天灵!”

    剑晨双目一眨不眨,眼球都无法转动,定定地看向那些星辰,口中喃喃低语出剑诀,浑身上下顿时一阵燥热。

    这种燥热不是鸡动,而是一名剑客看到了绝世剑招时的兴奋与渴望。

    但下一刻,琴音入耳,慕应雄的虚影再现,同时伸手出剑,剑指点在剑晨眉心。

    轰隆!

    天地一震,剑晨眼前一清,再往上看去,哪里是什么星辰,分明是十二道张牙舞爪,择人而噬的魔头,破开天穹,正要以他为宿主,为祸人世。

    “滚开!”

    这一刻,心中的正义之气迸发,战胜了对于绝世剑招的渴望,剑晨懔然立起,大喝一声。

    “假装骨气,让我看看你的弱点!”

    剑界之内,魔魁冷笑一声,魔念冲击。

    它秉持剑界邪意恶念所生,又受到某股力量的推动,是极恶的存在。

    如果说无名的琴音可以助人奋发向上,魔魁的恶念就可让目标堕入无尽炼狱,不可自拔。

    “来了!”

    在云雀和红后如临大敌的应对中,黄尚的琴音也变得激昂起来,一曲太极琴侠,涌入剑晨心头。

    他本体的实力,哪怕超凡入圣之后,与半神差距也还很大,如果魔魁已经逃离剑界,那根本不要比拼,一个照面之间就输了。

    但现在魔魁是在天剑的压力下,通过老司机开辟出的偷渡通道,将自身的一股魔念传递过来,遇上以逸待劳的黄尚,双方旗鼓相当。

    此时此刻,就要看剑晨的心性意志了。

    剑晨没有让他失望。

    当魔念和琴音同时入体,一边是白婷婷和罗玉凤出现,一左一右抱住他的胳膊,甚至还有更多武道大会上看到的美人,让他尽享齐人之福,一边是慕应雄谆谆教诲的面容。

    完全没有迟疑,剑晨就迎上了慕应雄。

    慕应雄露出笑颜,然后被剑晨长袖一卷,如剑光横扫,狠狠拂中。

    他的五官里透出邪念狂态,竟是眨眼间就被魔魁渗透,看着慕应雄的面容,如水波般荡漾,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头也不回地扑入温柔乡里。

    正义?骨气?师父?

    那些是什么东西?

    铮!

    黄尚琴音一荡,被剑晨的沉沦给硬生生逼了出来。

    他毫不诧异,只是有些可惜,慕应雄白白教导了十九年,一番心血付之流水。

    对不起老哥,你的这个徒弟练废了,趁着他还没有为祸时,先下手为强,否则日日防贼,自己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真的没有那份精力。

    琴音一变,杀伐音出。

    无数如虚如实的气劲诞生,有一点火种朝着剑晨的天灵种下,无穷的光亮随之绽放开来。

    “出手!他要以剑晨的性命为代价,将玄阴剑气困在剑晨体内!”

    负手立于帐篷之外,狂徒面色一变,第一时间在团队频道内喝道。

    没想到月关如此之狠,直接要剑晨的性命了。

    老司机也是一惊。

    这倒是真的意料之外。

    这个世界剑晨虽然不是无名的传人,但也是慕应雄苦心培养出来的徒弟,以无名的宅心仁厚,就算剑晨入魔,也该是劝他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风云中变黑洗白,洗白变黑的,又何止剑晨一位,不是都活了好久吗?

    现在可好,真要如月关所为,剑晨直接悲剧,玄阴十二剑一时半会也要被困住,剑界内的无名反倒减轻了压力,至少剑圣腾出手来,魔魁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损失一大助力。

    “好冒险的手段!”

    “这月关真是够狠的,阻止他!”

    当然,狂徒和老司机是不会让其如愿的。

    两人的攻击立刻展开。

    以搭救剑晨为遮掩,不用再小心翼翼了。

    狂徒依旧是疾病领域。

    这种无孔不入的渗透,能够让早已百病不侵的强者体会到普通人生病时虚弱无力的状态,在巅峰强者较量中的毫厘之差,足以决定生死胜负。

    而老司机则是心灵风暴,冲击进去。

    但凡心灵精神类的较量,都是不含花俏的,就像是低武世界内力比拼,怼的就是硬实力,用来对付刚刚从低星级提升上来的月关自然最是合适。

    不过黄尚早就防备两人,左手维持拉琴,激昂的曲调不变,右手直接提起剑晨的头发,发动行者无疆。

    唰!

    两人开始短距离的空间跳跃。

    这招十强者行者的看家本领,涉及到了一丝空间规则的奥秘,可以找到空间节点,加以挪移。

    而黄尚自从修炼了浑天宝鉴之后,对于真正的空间规则都有涉猎,如果动用真本事,瞬间就能挪移出十里,但现在则要压着,仅仅到了五百米开外。

    “该死的!”

    狂徒和老司机攻势一顿,主动削弱了数分。

    如果黄尚自己穿梭,狂徒和老司机有十几种办法加以针对,但黄尚提着剑晨,那种浑不在意的姿态和不死不休的狠辣,让两人的动作下意识的慢了一拍。

    开玩笑,这一阻止,剑晨肯定要挂,岂不是与初衷相违背?

    就不说契约无名的影响,现在驻地“雅典娜”还被夹在两界之间呢,如果无名与他们翻脸,连驻地都保不住。

    所以这一刻,两人投鼠忌器,唯有目送着黄尚带着剑晨,身形闪烁,消失在远方。

    “好个死中求活!可惜你跑不掉!”

    狂徒冷哼一声,心中的郑重与杀意更是满溢,老司机的虚空幽能则探出,在地面蔓延出无数玄奥的纹路。

    与此同时,天穹之上,黑鸟翱翔,太素正位于机舱内,拂尘微指下方。

    天罗地网!

    黄尚带着剑晨,一路电掣星驰,两边的风景飞速倒退。

    战狂团队四人,论及实力,连半神都能一战了,绝不是目前的本体所能匹敌。

    不过对面投鼠忌器,牵扯太多,这才有了他反击的余地。

    当然,战狂的目标也很明确,他们在等待玄阴剑气爆发的那一刻。

    已经快了。

    “啊啊啊啊!”

    哪怕黄尚琴音不断,剑晨依旧双目紧闭,四肢扭曲,眉心上浮现出六道诡异的剑痕。

    他的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但十二道泥鳅般的劲气却在里面起伏不定,正是被暂时压制住的玄阴十二剑。

    以剑晨的心性,早已臣服在了魔魁的魔念诱惑下,现在黄尚所做的,则是调用他的血肉意志,强行压制住玄阴十二剑。

    以人身为剑笼。

    持续时间,最多也只有半刻钟。

    “快去阳昆府!”

    绝世好胡内,云雀和红后看到了机会,马上给予了提示。

    黄尚感应到绝世好胡的指引,心中对于智者表示了赞赏,这一次再也不让智者千虑了,不断施展行者无疆,一次次瞬移,朝着阳昆府而去。

    那里是火猴争夺战的所在,也是之前神医要让剑晨去往的地方,只是被两场拙劣的表演阻止,现在兜了一圈,还是要去。

    这也是破局的关键。

    云雀和红后自身不能出面,出面也打不过战狂,那借助的唯有其他轮回者和剧情势力。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当黄尚提着剑晨,来到阳昆府十数里开外之地,只听得前面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然后半空中一道身影呼啸寒风,飞了过去。

    “接着!”

    此时琴音已到了极限,黄尚不及解释,直接将睁开双目,面露无尽狰狞的剑晨朝着上空抛去。

    玄阴十二剑初步入体,剑晨已是这套邪剑的半宿主了,好在双方刚刚结合,还发挥不出多少威力。

    就在这一刻,剑晨被抛向半空,那飞行的人停住,露出一套包裹在圣衣下凹凸有致的身体,数枚星辰在其背后闪烁,隐隐形成一道白鸟的姿态。

    “跟我睡觉!”

    而飞上来的剑晨真情吐露,那人听了一怔,条件反射似的握拳。

    顿时间,寒流盘旋,雪花飘扬,无数蔚蓝色的钻石闪现。

    那人背后的颗颗星辰旋转不休,全部汇聚到了拳头之上,闪电般朝下一落。

    轰隆!

    一道清晰的冲击波携带着冰封千里,冻结万物的绝对零度,犹如一条冰河,直接轰在了剑晨的胸膛,瞬间将他整个人冻结成一个巨大的冰块。

    剑晨狰狞的吼叫声戛然而止,向下坠去,嘭的一下激起漫天烟尘。

    那人头盔向上掀起,露出一张亦羞亦喜,娇甜可人的脸蛋,瞪大了眼睛,软软的娃娃音响起:“哎呀不好,出手重了,爹爹回去又要怪楚楚啦!”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