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渡尽劫波金鳞在 > 第二章 刺杀者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大费周章?你错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那位婴大人洋洋得意起来,好像做成了某件了不得的大事。

    陈渡却是无法再听下去了,因为他感受到身体里涌现一股搅动的力量,开始撕裂他的魂魄形态。

    陈渡知道自己要被这位婴大人彻底夺舍了。

    他很不甘心,身形扭曲,发出低吼道:“王八蛋,你不要夺舍我!

    不要,

    不要,

    不要啊……”

    “嘿嘿,陈渡,你就不要挣扎,安心去吧,从此以后我会继承你的魂魄,你……啊……”

    这位婴大人又一次洋洋得意地开口,只是话没说完,突然惨叫一声,气势迅速萎靡下去。

    被逼到绝路的陈渡发现最后的夺舍竟然意外停止,镇静下来一看,身前不知何时飘来两个一身黑色锦衣的古代人,手中各持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刺入他的胸膛。

    这两个古人装扮的来者从空中飘来就及时用锋利长剑刺穿了陈渡的身体,稍后才稳稳飘落下来,停在陈渡身前,他们的面色极为惨白,像是抹了面粉一样,一看就是来自阴曹地府。

    当然,他们刺杀的也不是陈渡,而是潜伏在陈渡体内的婴大人。

    “婴大人,你也想夺舍重生,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就是,也不看看如今的阴曹地府可还有你的位置!”

    这两位面色粉白的黑衣古代人似乎极为专业,两剑刺进去便是让那位婴大人毙命,陈渡感觉到体内潜伏的那股压力消失,而他们口中的话让陈渡获取了一点信息,这位婴大人来自地府,好像还是个大人物。

    这两位黑衣人随后从陈渡胸口抽出长剑,他虚弱倒地,意识微弱到几乎要溃散,看来之前的夺舍给他造成很大创伤。

    这两人杀死了婴大人后,也没有去管陈渡,对他们来说,陈渡的死活与他们无关,况且以他们的见识来说,一个人类魂魄被夺舍到这等地步,就算夺舍者死了,他也不可能活下去,应该稍后就会魂飞魄散。

    他们就这样纵身飞入灯火通明的宣城夜空,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

    ……

    然而,陈渡倒在地上,魂魄却是逐渐变得凝实,那些被夺舍的生命力一点点回来了。

    他没有死,而且还渐渐恢复,魂魄变得和刚死去时一样。

    这如果被那两位黑色锦衣来者看见,肯定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但事实就是陈渡没有魂飞魄散,尽管陈渡倒地之后也几乎以为自己要彻底死了。

    他爬了起来,发现那个身穿红色棉袄的小女鬼已经不见,可能在那两名刺杀者来之前她就已经跑了。

    至于那位婴大人,也彻底从他体内没了踪迹,否则他也不可能恢复到正常形态。

    “大难不死,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福。”陈渡莫名轻叹一声,第一次做鬼,他完全不知道后面会怎样。

    陈渡喃喃自语之时,旁边的花丛之中忽然传出一声“嘻嘻”,而后那个红色棉袄小女鬼钻了出来,朝他吐出长长的舌头。

    她的舌头像是面条一样伸长,在陈渡面前翻滚搅动,带着恐怖之感。

    陈渡怒火攻心,就是这个小女鬼害死了他,如今还在他面前做出这种一点也不可爱的吐舌头模样,他真的很生气。

    “小王八蛋,我不会放过你!”

    陈渡扑了上来,红色棉袄小女鬼收了舌头,迈着小碎步往前逃去,别看她年纪小,逃起来却是很快速灵活。

    陈渡追着她,在宣城的大街小巷奔跑,最后竟是迷了路,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

    这里是宣城的郊外,陈渡生前来过,但没有特别详细的记忆。

    这里有一条大河经过,几十米宽的样子,名叫木樨河,是宣城外围很有名的一条河,早年还有码头,如今没落了,再无码头货船的踪影。

    陈渡沿着河堤往上走,因为那个五六岁的红色棉袄小女孩就是在这个方向消失。

    走着走着,陈渡忽然听到旁边的一处地方传来一个老头子的声音,前面都是些叽里咕噜的模糊话语,最后有一句他听清楚了:“冥王之符,诸邪退避!”

    嘭的一声,好像是有一张符纸燃烧起来,点滴的符纸法力荡开,传递到陈渡面前。

    陈渡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知道这就是法力,总之就是莫名被吸引,脚步不自觉迈了过去。

    他穿过一片芦苇,看到对面有一片空地,一个身穿道士服,手持一柄桃木剑的老头子在那里做法。

    他面前点着蜡烛,摆放着一些贡品与符纸,旁边还跟着一个看起来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这老头大概接近七十岁,挥舞桃木剑做法的样子给人感觉像是装模作样的江湖骗子。

    实际上,他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不然他不可能发现不了陈渡这个站在他近处的魂魄,只是他从别处搞来的那些符纸却是真货。

    “爷爷,爷爷,你这样做法,姐姐的感冒能好吗?”旁边小男孩看了半天,突然问。

    老头子继续装模作样的挥舞桃木剑,道:“孙子,你这不是废话,肯定能好,爷爷的法力高着呢!”

    他刚说完,突然啊的一声摔倒,坐在地上沾了不少土。

    旁边小男孩立刻高兴地拍手欢呼起来:“哈哈哈哈哈,爷爷好没用,自己都能把自己摔倒!”

    老头在孙子面前出丑,老脸一红,没好气道:“孙子,你懂什么,刚才是有鬼怪抓了爷爷的腿,所以我才摔倒!”

    他这样说只是在给自己找借口,糊弄自己的孙子,但旁边陈渡知道他的确是被鬼怪抓倒的,只是他看不见发现不了而已。

    果然,在老头身边位置,一团黑气显现,很快凝聚成一个身材矮小的鬼魂来,他大概只有一米四的样子,身形臃肿,面容丑陋,连肤色都是脏兮兮的样子。

    他乌黑厚实的嘴唇动了动,发出不屑的声音来:“死老头,让你在这里装模作样,早就看你不爽了!”

    陈渡感觉这个矮小丑陋的鬼魂资格很老,想要去找他问问关于鬼魂的一些常识性问题,比如他现在这种处境该怎么办。

    但这个矮小丑陋的鬼魂突然抬头看向远处的夜空,有点忐忑不安道:“糟糕,那帮阴兵鬼差又追来了!”说完便是化成一团黑气遁入地下,不知所踪。

    陈渡原本很想去阴曹地府,但经过婴大人那件事后,他变得慎重许多,不敢被阴兵鬼差发现。

    他不知道这位婴大人在地府有没有手下,如果被他的手下发现,自己会不会有危险,再如果被那两名刺杀婴大人的黑色锦衣来者发现自己还活着,会不会杀了自己灭口,他很清楚当时自己几乎要死了,所以那两位才没有动手杀他。

    当然,也可能他们根本不在乎被外界知道婴大人是他们所杀,但这些陈渡无法肯定,对现在的他来说,生命只剩下这最后一次,必须慎之又慎。

    所以他小心谨慎地跑了,身后远处的位置紧跟着浮现一大片黑影,随着黑影靠近,可见是一群面容惨白严肃,身穿黑色铠甲,手握黑色长枪的阴兵。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