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渡尽劫波金鳞在 > 第二十五章 墓园管理者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陈渡自然也注意到这些情况,抬头之际看到夜空深处有四名阴兵抬着歩辇飞来,知道是萧玥到了,他也立即明白封印应该是她破坏的,否则不会无故出现这种情况。

    他马上打算撤退,但在撤退之前,他重重甩动尾巴,啪啪两下将何醒和姚圆光抽飞出去,他们目前都被青色阴火包裹,没有办法反击陈渡。

    陈渡在他们的身影飞远之后恢复人身,旁边十个法术凝聚出来的卢小田已经自动破碎消失。

    他是不想再与萧玥见面的,所以往废旧村落里走,而萧玥也没有赶来此处,坐在歩辇上看到两个火球飞来,探手推过去,两个火球逐渐停下,里面露出两个身影,正是何醒和姚圆光。

    他们看到面前是萧玥,喜上眉梢道:“萧玥大人,救救我们!”

    萧玥一眼就认出包裹他们的是一种阴火,探出去的芊芊手指弯曲,紧握,一股无形吸力将包裹他们的阴火吸了过来,汇聚在一起形成一团袅袅升腾的青色火焰,沉静而神秘,连温度都感觉不到。

    作为在地府任职的上品鬼差,萧玥的见识比何醒他们多,当即认出这种青色火焰是一种冥兽所有。

    “你们怎么会这副狼狈样?”萧玥随意弹灭青色阴火,目光扫过何醒和姚圆光身上的鞭痕,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被抽打成这样。

    何醒轻叹一口气,面露晦涩回道:“都是陈渡害的,我们本来使用计谋将他引诱到那个废旧村落里,差点就能抓住他,但没想到他身上藏着一条蛇形冥兽,通体银色鳞片,我们被那条银蛇喷出的阴火困住,他这才有机会整我们。”

    “是是是,那条银蛇估计有三米长,力大无穷,轻易将我甩飞,更别提它还能喷火。”姚圆光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心里已经是记下和陈渡的这番过节,他历来心胸不开阔。

    萧玥怔住,对陈渡身上还藏着一条蛇形冥兽的事全然不知,不过眼下也不是关注这些的时候,她看向旁边一处茫茫大山之中,那里是布置封印大阵的中心地带,现在那里受到破坏,封印已经解开。

    “你们先不要管陈渡,随我去看看封印大阵的中心,有谁破坏了封印开关,现在马上随我去补救。”

    何醒和姚圆光闻言,一起看向那片茫茫大山处,中心位置有大量光芒浮现,同时也在慢慢消失。

    他们于是一起赶往那片茫茫大山,途中姚圆光目露疑惑道:“萧玥大人,你说是谁破坏了封印中心地带的布置,那里是整个封印的开关所在,知道这一点的也就我们三位吧。”

    坐在歩辇上的萧玥脸色露出一丝慌乱,封印中心地带为何被破坏,她再清楚不过。那等地方很是隐秘,她的四名抬辇阴兵连那片茫茫大山周边都不能靠近,只有她和何醒、姚圆光一起进去过。

    幸好何醒抡开折扇,用一种旁观者清的姿态提醒道:“姚圆光,你此言差矣,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位知道封印中心地带里的布置,那就是卢小田,你别忘了,她可是上任宣城鬼差。”

    姚圆光当即反应过来,连连道:“对对对,我怎么把卢小田给忘了,她在宣城任职好多年,可能比我们还要了解宣城这个地方。”

    萧玥见他们自己把怀疑对象引到卢小田身上,自然没有再多嘴,实际上卢小田还真去过封印中心地带,但还没来得及破坏就发现封印破裂,她便趁机逃离,继续待在这个封印里对她来说很不利。

    当萧玥他们一行赶往封印中心地带后,陈渡已经走进了废旧村落里面,发现萧玥他们没有追来,他更加放心大胆地在这里面走动。

    这时他抬头,看到对面有一栋亮着灯光的农家院落,这里也是村落里唯一有人居住的地方。

    陈渡走上前想敲门,但又担忧自己目前这个还魂尸的身份会吓到里面的人,实际上他可能想多了,单从外表上看,他和活人其实差不多。

    吱嘎一声,陈渡没有敲门,反倒是里面有人主动打开了门,一个身形佝偻,满面风霜痕迹的老头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脸盆,正想往门口泼水。

    陈渡看到脸盆里好像是洗碗水,让开一点位置,老头将脸盆里的洗碗水哗啦一声倾倒在门口,然后认真看着陈渡。

    他大概是在观察陈渡,以他老辣的目光,多少能看出陈渡的一些情况,比如是不是心怀歹意,而陈渡则是突然很是吃惊起来,因为他认识这个老头。

    关于老头的记忆浮现,陈渡记起他是宣城墓园的管理大爷,自己父母都葬在宣城墓园,去扫墓时偶尔能看到他,当然墓园里人来人往,陈渡认得他,他肯定认不得陈渡。

    “小伙子,大半夜怎么跑到这种偏僻地方,是不是没地方去?”这位墓园管理大爷问道,佝偻的身形略微挺直,一番审视后判断出陈渡是无家可归之人。

    他的判断差不多是对的,陈渡点点头,说:“对不起,打扰大爷你了,我只是偶然路过,这就走。”

    墓园管理大爷喊住他道:“小伙子,天都黑了,你还在外面乱跑很危险,这附近树林里有不少野狗、野猪、蟒蛇之类的动物,遇上可就糟糕了,要是你不嫌弃,就在我这里住一晚,等天亮了再走。”

    陈渡喜上眉梢,这样肯定是更好的,可能是由于这个老头是他父母墓园的管理者,陈渡对他有不少亲近感。

    “那就打扰了,只住一晚,等天一亮我就走。”陈渡强调一声,他不喜欢麻烦人,也不喜欢欠人情,所以在墓园管理大爷这里打扰一晚已经让他很不好意思,如果他还活着,手里有钱,他甚至想付给墓园管理大爷一笔过夜费。

    “呵呵,没事的,进来吧,老头子我一个人住着也是寂寞,你就当看望孤寡老人献爱心了。”

    陈渡被墓园管理大爷请进了农家院落里,再进到室内,看到有一张老旧的农家饭桌,上面摆放着一个大白茶壶,旁边还有一台电风扇在那里扇风。

    “来,喝茶吧小伙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饭桌边,墓园管理大爷从茶壶里倒了一杯凉茶给陈渡。

    “我叫陈渡,谢谢大爷的茶。”陈渡端起喝了一口,尝出是陈茶的味道,但陈茶多泡一两次后的味道其实很不错,这一点爱喝茶的人士可能有体会,于是几口将凉茶都喝干。

    然而,陈渡刚喝完脸色就大变,看着手中空空的茶杯脸色阴晴不定,因为他记起自己上次喝完茶出现剧烈的不适感,这一次因为意外遇见这位墓园管理大爷,陈渡一时疏忽忘了上次的教训。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