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渡尽劫波金鳞在 > 第二十九章 没死!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在陈渡飘走的时候,下面院子里躺着的殷苏苏和黑奴一动不动,似乎都没了生机,不过陈渡如今马上要被撑爆了,也顾不上殷苏苏和黑奴。

    他圆鼓鼓的身体里,海量法力涌动的声音不断响起,体表甚至浮现出诸多鲜红的血丝痕迹,要不是他之前获得过一些法力,身体强度与韧性得到过加强,否则早就被撑爆。

    陈渡的脸上也圆鼓鼓了,一股紧绷的感觉让他觉得要窒息,而后他就慢慢失去了直觉,就这么在夜空中飘过来时的森林,甚至从何醒的鬼差府上空飘过,最后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陈渡在昏迷的那一刻想,自己这次是死定了吧,会像绚丽的烟花一样在空中爆开,完成最后的谢幕。

    ……

    ……

    实际上,陈渡想错了,他最终又活着恢复了意识。

    不过此时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也不在空中飘着,而是坠落进了一条大河里。

    他躺在河面上,眼睛往岸边看去,很熟悉的场景,这里是夏家畈村外面。

    而他也不是人身,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浴火银鳞蟒形态,躺着的他露出白白的肚皮。

    哗啦一声,陈渡扭动身躯,发觉体型又增长了,现在是一条五米长的银色大蛇,说明是浴火银鳞蟒的五年形态。

    当他翻动白白的肚皮,露出布满银色鳞片的背部时,岸上忽然传来一个小孩子惊讶的声音:“哇,河里有龙,爷爷快看,河里有龙!”

    此时刚好陈渡在下潜,小孩子只看到他中间弓起的银色蛇躯,因此小孩子才误以为看到一条在河里翻腾扭动的龙。

    “小枫,大清早的你又在这里说什么胡话,木樨河里要是有龙,爷爷会不知道?”一个老头子闻言走到小孩身边,和他一起看向波涛汹涌的木樨河面,除了滚滚而下的河水,老头子什么也看不到。

    潜到水下的陈渡依靠法力静止在水中,目光穿透河面,看到围在岸边的一老一少正是夏晚的爷爷和弟弟。

    她爷爷夏援朝看了河面片刻,拉着夏枫的手往回走:“小枫,别看了,早上散完步该回去了,你姐姐的早饭估计已经做好。”

    提到吃饭,夏枫对夏晚的手艺可是相当喜欢,拍着手叫道:“好好好,我最喜欢吃姐姐做的饭!”至于刚才看到的“龙”,身为小孩子的他转过身就忘了。

    陈渡五米长的银色蛇躯在水中扭动起来,发觉很适应在水里的活动,甚至他手腕粗的蛇尾稍微用力摆动,木樨河表面就激起巨大浪花,可见五米形态的他实力又得到了增强。

    现在陈渡有个疑惑,自己是怎么安然挺过来的,他记得很清楚,昏迷之前他像个热气球一样飘在空中,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爆炸,可事实是,他没有爆炸,实力还出现了很大涨幅,而且他能感知到特殊关照印痕依旧完好无损地在他身上,那些爆涌出来的法力也大都回到了里面。

    “为什么会这样?我是怎么死里逃生的?”陈渡在心里发问,没有谁能给他回应,但直觉告诉他,也许和那位婴大人有关,他开始怀疑那位婴大人没有彻底死去,还存在于他体内的某个地方。

    “嘭!”

    当陈渡这样猜想时,突然有一个水团从对面袭来,撞击在他银色的蛇躯上散开,这种撞击力量不是很大,没有刻意攻击他的恶意,估计是一种警告。

    陈渡记得木樨河的这段水域里好像藏着一个水鬼,这应该是那名水鬼在驱赶他,毕竟水鬼可能自认为这里是他的地盘。

    当第二个水团袭来时,陈渡细长的蛇尾甩过来,一把将水团击溃,那不知潜伏在什么地方的水鬼散发出一股怒气来,陈渡险些就察觉到那股怒气所在的方位,但怒气在关键时刻消失了。

    此后再没有水团袭来,陈渡也无意一直泡在水里,观察了一下河面两岸的情况,确认无人后破水而出,快速游到一侧河岸上恢复人身。

    他在变形方面已经能做到得心应手,五米长的银色蛇躯刚爬上岸就化作人形立起来。

    陈渡看向对面,夏晚家所在的夏家畈村映入眼帘,在村子一角,夏晚家的院落独立在那里。

    他现在想找个地方藏起来修炼,萧玥给了他三种自保法术,最好能尽快修炼成功,因为他也不知道第二天会不会有新的麻烦找上他。

    他迈动脚步,不自觉就走向夏晚家,因为夏晚家所在的位置比较僻静,而且他记得夏晚吃过饭应该要去宣城补课,夏援朝则是要带着夏枫去附近的白阳观上班,这就是说她家里一会儿没人,躲在她家里修炼法术再合适不过。

    陈渡在上次遇见夏援朝的那片树林里等了一会儿,大概一个小时后看到外面公路上夏晚骑着电瓶车往宣城赶去,随后悠哉悠哉的夏援朝也领着孙子夏枫出门。他去白阳观上班,不放心把夏枫一个人留在家里,所以暑假期间一直带着他。

    当夏晚骑着电瓶车路过这片树林,发生了一个小小意外,她忽然停下车子,进到这片树林里,陈渡急忙找棵大树躲藏在后面,险些被她看到。

    夏晚进到这树林里的原因也简单,她需要整理一下衣服,刚才骑车的时候内衣带子松动,内衣都滑落了下来。

    当她蹲在一片荆棘丛后整理完衣服站起身来,突然感觉树林里好像有别人,那是一种有点熟悉的怪异气息,分不清是谁,但就是觉得有点熟悉。

    “谁在这里?”夏晚环视一周,清澈的目光里露出一点警惕来。

    实际上她感觉到的就是陈渡,而陈渡一直躲在她整理衣服的位置后面,但并没有探头看过。

    夏晚见没有人回应,也不打算深究了,没有人看到她整理衣服最好,而如果她非要找出个偷窥者来,万一真找到了对她来说也是一件有伤颜面与名声的事。

    等到夏晚往树林外面匆匆走去的脚步声传来,躲藏在大树后面的陈渡暗暗松了口气,经过上次在她家卫生间无故消失的事,他已经不便在夏晚面前现身,否则无法向她解释。

    陈渡也不想将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花季少女牵扯进阴间的世界。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