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渡尽劫波金鳞在 > 第三十一章 对抗侵蚀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陈渡骂完之后并不觉得有多解气,但他好歹是个成年人,没有打算继续骂下去。

    他心中有个疑问,便趁机问道:“婴老怪物,你是怎么躲过刺杀的?我记得当时两名黑衣刺杀者根本没有给你躲避袭击的机会,你应该在当时就彻底死去才对。”

    婴大人的气息明显停顿了一下,而后用低沉的声音怒道:“桃止山的那些卑鄙刺客怎么可能彻底杀死我婴子隆,如今我大部分魂魄都没了,只剩下一点残识与一丝残魂混杂在一起,不过只要我侵蚀完你的魂魄,我就能再次活过来,到时候等我回到地府,定要血洗他桃止山!!!”

    陈渡很好奇这个桃止山是地府的什么地方,又才得知原来婴大人的真名叫婴子隆,不知道在地府中属于什么级别的人物。

    “桃止山在哪里?你在地府里又是什么样的角色?”

    潜伏在陈渡体内的婴大人幽幽道:“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啊,地府中有地位极高的五方鬼帝,东方鬼帝蔡郁垒,治桃止山;西方鬼帝王真人,治盘冢山;北方鬼帝杨云,治罗封山;南方鬼帝杜子仁,治罗浮山;中央鬼帝婴子隆,治抱犊山,我便是中央鬼帝,本是五方鬼帝之首,他桃止山的蔡郁垒本次趁我夺舍之际派手下刺杀我,无非是想夺我五方鬼帝之首的位置,我死之后,地府中就只剩四方鬼帝,他东方鬼帝蔡郁垒将会是四方鬼帝之首,实在是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啊!!!”

    闻言的陈渡暗笑,说什么东方鬼帝卑鄙无耻,阴险狡诈,你中央鬼帝婴子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不好,你们明明是黑吃黑,狗咬狗。

    陈渡还有很多疑问,想了想又问道:“你堂堂中央鬼帝,怎么会沦落到跑来阳间找魂魄夺舍的地步?”

    婴子隆语气变得恨恨道:“那是因为我受过重伤,如果不找魂魄夺舍重生,不久将会魂飞魄散,当时我已经虚弱到连法力都留不住,所以才会将法力寄存在你身上的特殊关照印痕内,只要我将你夺舍成功,自然能取回那些法力,可是万万没想到,桃止山的蔡郁垒竟知道我在阳间的夺舍计划,我的一切布置都被他毁灭!”

    陈渡忽然笑了,婴子隆害死了他,他有多倒霉陈渡就有多高兴。

    “婴大人,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也是你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潜伏在陈渡体内的婴子隆怒斥说:“你别得意,我还没彻底死掉,今天只要我侵蚀完你的魂魄,我就能借你的魂魄再生,还白捡一具肉身,真是赚大了!”

    他说话的时候侵蚀速度就会慢下来,而陈渡找他说了这么多话,其实在故意拖延他的侵蚀进程。

    终于注意到陈渡这个心思的婴子隆突然爆发,加快侵蚀陈渡的魂魄,并且是得意道:“陈渡,还有很多秘密是你不知道的,你就别指望问东问西能延缓我的侵蚀速度,半刻钟内我会彻底占据你的魂魄,而你毫无办法,只能等死!”

    陈渡感觉体内那种许多虫子爬动的感觉骤然密集起来,说明魂魄被侵蚀的速度的确加快,急忙喊道:“婴子隆,有事可以好好商量,我们就不能找一个既帮你重生,又让我活下去的办法吗?”

    婴子隆沉浸在侵蚀过程里,稍后才坚决地吐出一句话来:“没有商量余地!”

    陈渡心中一沉,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就这样死掉的话就太可惜了,毕竟不是谁都有死后获得法力的机会,这将是一个完全改变他命运的机会,而就算没有获得法力,他也不想这样彻彻底底死去,未来能再去投胎转世也是好的。

    陈渡很不安起来,想要去阻止婴子隆对自己魂魄的侵蚀,但他一直躲藏在陈渡体内,目前的陈渡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

    时间一点点过去,陈渡有点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又一次到了生死关头。

    那种虫子爬动的感觉已经覆盖了他大半个身体。

    “这大概就叫渡劫吧,渡过去了就是新局面,渡不过去就是死亡。”陈渡苦笑道。

    但突然,被逼到绝路的陈渡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办法,他刚刚修炼成功了《风炎诀》,如果将《风炎诀》的威力打进他身体里,那种威力也许能杀死只剩下一点残识与一丝残魂的婴子隆,然而风险也同样存在,不知道他的身体能不能撑得住。

    眼下没有时间,也没有别的办法让陈渡去想,他马上翻动掌印,《风炎诀》在身体里运转开来,一股股热气已经从他双掌里涌出。

    “呼”的一声长啸,陈渡打完掌印后果断将双掌轰击在自己胸口,顿时他呜哇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紧跟着,他双掌中涌出炽热的火风,急速往他身体里灌注,那滚烫的感觉让他觉得置身在热油锅里。

    陈渡浑身冒出热汗,瞬间从头湿到脚,盘坐的地面还有大块湿漉漉的痕迹。

    “嗤嗤嗤嗤嗤嗤……”

    当陈渡忍受着体内炽热的火风肆虐时,一声声灼烧的响动密集出现,一股焦糊味从他身体里传出,如果不是有法力护身,他这具意外找回的肉身恐怕真要被火化了。

    “啊……”在此之际,突然有一声惨叫从陈渡身体里响起,陈渡大喜,知道是《风炎诀》的威力对婴子隆起到作用了。

    “陈渡,你个小王八羔子住手,烧死了我你自己的身体也不好受,这完全是两败俱伤,你停手,我保证不再侵蚀你的魂魄,我们有事好商量!”婴子隆终于急了,开始向陈渡求和。

    陈渡听到有事好商量,暗道你早干嘛去了,这时一边抵抗着《风炎诀》对他自身的影响,一边认真说:“婴子隆,你错了,不是两败俱伤,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最后的结果是你亡我伤而已!”

    陈渡言罢,也不管婴子隆在体内如何煎熬,再度施展《风炎诀》,双掌打在胸口后,一股新的炽热火风灌注进他体内,他的皮肤顿时全部变得潮红,头顶形成一股升腾的热浪,将上方的部分梨树枝叶都是烤焦,他盘坐的地面也是变得焦黑。

    “啊……啊……啊……”婴子隆越发狂叫起来,状态极为痛苦。

    陈渡潜心留意着他的状态,很惊讶他的生命力之顽强,只剩下一点残识与一丝残魂还能坚持这么久。

    不过很快,婴子隆的气势忽然快速减弱,挣扎惨叫声也很快消停下来。陈渡内视身体,仔仔细细留意着婴子隆的踪迹,什么也没有发现。

    “婴子隆,婴大人,还在吗?回个话。”陈渡判断他应该是死在《风炎诀》的威力下了,但还不是很放心,在身体里谨慎问了一声。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