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渡尽劫波金鳞在 > 第四十四章 立即去季城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季城与宣城相邻,而流经宣城的木樨河也流经季城,所以木樨河脉也可以在季城。

    只是眼下陈渡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搞清楚,问道:“什么是河脉?”

    王道溟就知道陈渡对此一无所知,慢腾腾解释道:“一条河流,流淌而下时会出产生各种能量,河脉则是一处天然萌生的河流能量汇聚之地,多数河流只有一个河脉,有的有两个,有的可能有三个,这类就比较稀少了,如果河神能融合自己所在河流的河脉,就可以借用到河脉之中的能量,这不仅仅是稳固河神位的方法,也是提升自身实力的一个重要途径。”

    陈渡大致懂了,一条河流能量汇聚之地便是河脉,这里面的各种能量都是河水流动过程里产生的,如果都汇聚在一起,肯定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陈渡便决定马上动身赶往季城河脉所在之地,他目前这种还魂尸处境,急需可靠力量来自保。

    “王道溟,你如果能助我融合河脉,这次我便放过你。”

    食发鬼见陈渡如此说,马上插话道:“陈渡,你要当心,融合河脉自然重要,但事情不像王道溟说的那么简单,融合河脉有风险,如果失败,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陈渡脸色一沉,看向王道溟,他立刻低下头去不敢看陈渡,其实他心里就设想过陈渡融合失败身亡,那样对他来说实在是最好的结局。

    “王道溟,你最好不要耍小聪明,我此行必须融合河脉,你是季城鬼差,又对河脉如此了解,肯定知道安全的融合之法。”

    王道溟低头不说话,看来是被陈渡说中了,只是他不愿意说。

    陈渡身上的天威之力浮现,立刻施加在王道溟身上,无法形容的力量碾压而下,他被压得又往地下陷去,身上的厚实铠甲进一步变形。

    王道溟心惊胆颤,再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危险,终于是彻底妥协:“陈渡河神爷,我说,我什么都说,你快停手!”

    闻言的陈渡气息收拢,无形的天威之力回到他身上,王道溟缓慢从地下爬了出来。

    这些河岸上被压出的痕迹,在活人眼中其实还和完好无损一样,并没有什么大坑出现,这也是一种阴阳相隔的体现,实际上鬼魂斗法在阳间留下的痕迹,慢慢都会自动消失。

    他顺了口气,认真道:“有一个方法,使用一种法阵来支持你融合河脉,可以大大提升融合的成功率。”

    “什么法阵?”陈渡直接问。

    王道溟再度得意道:“我季城的封印大阵。”

    陈渡和食发鬼都是一脸意外,季城的封印大阵应该和宣城的封印大阵差不多,它怎么能帮助陈渡提升融合成功率?

    王道溟见他们都是一脸不懂的样子,解释说:“我季城的封印大阵一旦启动,能阻隔一切鬼魂离开,但同时也能阻断能量输送,也就是说在封印大阵包裹下,季城的河脉将处在能量最弱的时候,河神爷这个时候去融合最合适不过。”

    陈渡又被他叫做河神爷,注意到古时候的人好像的确是这样称呼河神,不过眼下也不是关注这种小事的时候。

    他问身边食发鬼道:“王道溟这种说法可靠吗?”

    食发鬼仔细琢磨了一下,最终是点点头说:“应该可靠,阳间各个鬼差掌控的封印大阵的确有阻隔各种能量的作用,只要河脉暂时无法从木樨河其它地方汇聚能量,那么河脉必定处于比较容易融合的时期。”

    陈渡便立刻作出决定:“好,那我们现在就动身赶往季城,准备融合河脉!”

    王道溟还想说陈渡有些太心急了,完全可以休整一下,明天再去也不迟,可他也不敢忤逆陈渡的意思,只能乖乖带路。

    ……

    ……

    一行在王道溟带领下,在夜空中飞行而过,陈渡收起河神碑,使用《登空术》与他们一起赶往季城,目前他对《登空术》的使用熟练多了。

    很快就到了离开宣城的时候,陈渡在空中往下看,一片森林包裹下,有一处坟地出现,正是宣城墓园。

    陈渡从高处看着带朦胧之感的墓园,心中触动,忽然喊话道:“停下,我去一趟宣城墓园,你们降落下去,稍等我一会儿。”说完,独自朝墓园飞过去。

    食发鬼和王道溟对视一眼,没有多问什么,一起降落,其他阴兵一路跟随。

    目前王道溟身上被陈渡下了一种咒杀术,是他从食发鬼那里讨来,亲自施展在王道溟身上的,如果他敢有任何不听话,陈渡发动咒杀术,顷刻间就能让他魂飞魄散,彻底消失。

    陈渡还是光着膀子,降落在墓园内,静悄悄的环境里,一座座坟墓都显得很孤独。

    他看到旁边有一座小屋,是墓园管理者歇脚的地方,眼下正值黑夜,墓园管理者都下班离开了。

    不过陈渡发现那个小屋里却有灯光,还有呼吸声传出。

    他很好奇这个时间谁还在这里,大胆走过去,轻轻一推门,浓重的酒味扑面而来。

    他扇了扇鼻子前的空气,迈步走了进去,甚至因为他对阳间的食物过敏,喝点茶都能吐得稀里哗啦,所以对这种刺鼻酒味也是有些排斥,好在他如今实力又有一个很大涨进,还能扛得住这种刺激。

    当他进入房间内,抬眼就看到旁边一张小桌子上趴着一个老头,身形佝偻,满面风霜痕迹,正是那个秦大爷。

    陈渡很意外还能见到他,看样子是下班后不想回家,一个人躲在这里喝闷酒。

    陈渡活着的时候父母早逝,孤苦无依,很能体会秦大爷这种孤寂心情,只是一个人在夜晚的墓园喝得烂醉,这种爱好未免有些太另类。

    陈渡正想用法力给他醒醒酒,劝他早点回去睡觉,但手指抬起,还未发出法力,忽然瞧见秦大爷趴着的桌子一角,摆放着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正是一个骨灰盒。

    陈渡走近过去看,这骨灰盒不算很新,密封得很好,上面还有一个人的名字:张翠瑛。

    趴在桌上的秦大爷这时迷迷糊糊喊道:“瑛子,你突然走了,留下老头我一个,我好寂寞无助……”

    陈渡面色抖了一下,看来这个骨灰盒的主人张翠瑛就是秦大爷过世的老伴,而现在这种情况岂不是说明,秦大爷今晚挖了自己老伴的坟?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