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渡尽劫波金鳞在 > 第五十七章 阴煞法器(求订阅!)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沈玲很快被从头到脚冻住,但她还能动,一股法力包裹自己的身体,从陈渡身上往后跳开。

    她马上挣脱开了寒气的影响,身体恢复自如,看陈渡的眼神没有任何忌惮,反而是更加充满弑杀意味。

    “陈渡,我那根宝玉青钗是阴煞法器,在地狱之中吸收怨毒鬼气长达百年时间,还没有让你见识它真正的威力,下面我就让你尝尝怨毒鬼气缠身是什么滋味!”沈玲说完,口中的细密尖牙激增,冒出嘴外来,甚至生长到她的头部、身躯以及四肢上。

    陈渡淡然看着此刻的她,明显还有理智,却依旧能作出这样与恶鬼无异的决定,笑道:“原本我以为你是受到那根宝玉青钗的影响才会变得如此,现在我倒是觉得你本来就心存邪念,否则也不会收藏这种阴煞法器,恐怕你暗地里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吧?”

    被陈渡说中自己某些不为人知的私密事,浑身长满细密尖牙,形如一个怪物的沈玲明显顿了一下,而后以阴沉粗犷的声音缓缓道:“你不过是一个还魂尸,自身难保,管我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作甚?”

    陈渡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有理,本应该管这些事的地府正在围剿他,自己这个天地不容的还魂尸好像的确没有必要管这些闲事。

    沈玲没有得到陈渡回复,突然跳了起来,在空中迅速释放出一种带黑色,带灰色,带红色的特殊气体来,这三种气体混杂在一起,带着一股很让陈渡不适的感觉,这里的环境因为它们的出现也变得昏暗了一些。

    陈渡敏锐注意到这种变化,知道这大概就是那根宝玉青钗在地狱吸收的怨毒鬼气。

    “呼……”

    那些颜色杂乱的怨毒鬼气滚滚而起,向着陈渡冲了下来,一股让陈渡心惊胆寒地感觉出现。

    他马上抬起剑,汇聚了大量河脉之力的出水剑亮起刺眼寒光,随着他一剑斩下,剑刃落在那团怨毒鬼气上面,立刻有痛苦哀嚎的诡异叫声从里面传出来,好像里面有无数被囚禁的鬼魂一样。

    陈渡这一剑砍在怨毒鬼气上,但给他的感觉却好像砍在一块坚硬的巨石上,即便如此,陈渡依旧是一鼓作气,拼尽全力,体内青色河神法力,以及从印痕内得来的地府法力一起灌注进出水剑里,顿时,出水剑的剑身好像被重新锻造过,一下子变长了丁点,那样子好像是剑身突然生长了。

    陈渡没想到两种法力汇聚在一起能有这样的效果,而那变长的出水剑也开始力量大增,整团怨毒鬼气陡然被他一剑劈开。

    当怨毒鬼气想重新汇聚在一起时,陈渡挥动出水剑,一顿斩劈,整团鬼气都是被打散。

    这怨毒鬼气好像是个活物,被切碎后也是萎靡不振,迟迟无法复原。

    这样一幕也是沈玲没有见过的,她知道怨毒鬼气已经对付不了陈渡。

    “咔咔咔咔咔……”

    突然,沈玲满是细密尖牙的怪物身体凝固了起来,最后坠落而下,砸向陈渡的身体。

    陈渡感觉她凝固后的身体带着无法言说的沉重感,直觉告诉他那身体里起码有一股与百米大山相当的重量。

    这也是那根宝玉青钗带给沈玲的力量,属于鱼死网破的拼命之法,能压死对手,自己也永远恢复不过来。

    陈渡本能的往旁边躲,结果沈玲迅速移动,继续落向他的身体,看样子是甩不掉她了。

    “轰!”

    陈渡眼光转动,看到下面有一块长条形的石头,出水剑甩动,剑光落在石头上,将长条石头立起,顶在沈玲凝固的身体下面,两者刚接触,长条石头就被压下,插进坚硬的地面,再寸寸断裂而开。

    这说明沈玲体内的确是有一股惊人重量,陈渡看清楚后,唤出河神碑,一只手将两米高的河神碑高高举起。

    这一次,他没有再避让,举着河神碑主动靠近沈玲,再重重将河神碑砸向她。

    一时间,河神之威尽显,陈渡气势暴涨,一双眼瞳亮起,像是两个光源。

    陈渡感受到清晰的天威降落,盯着沈玲高声道:“你果然还是没有记住,我,陈渡,已经是木樨河神,你这样满身邪气的怪物靠近我,不过是飞蛾扑火,必将死在我神明天威之下!!!”

    声音洪亮,带来天降雷霆,一道道缠绕在陈渡身上,火花四溅,他手中的碑石也砸在了沈玲沉重的身体上。

    霎时间,沈玲陷入一片无法形容的恐惧里,身体无法动弹,身上密布的尖牙都根根断裂,露出她原本的身形来。

    这就是神明天威,天庭覆灭了三千年,沈玲都不知道神明天威是什么感觉,现在才知道那是一种教你形神俱灭,没有办法反抗丝毫的力量。

    陈渡一击将沈玲打落回地面,这时候放开河神碑,握紧出水剑纵身而下,长发飘起的时候,他一剑捅进了沈玲的眉心。

    她的身体依旧非常坚硬,出水剑甚至在她的眉心上被挡住片刻,但终究还是敌不过携天威而下的陈渡,剑尖刺破眉心,直接从她的后脑勺穿透出来,刺进地下。

    沈玲直到这一刻才恢复原本美艳的中年妇人模样,但双目瞪大,一只精美白皙手掌抬起,紧紧抓住陈渡握剑的手,有种死不瞑目,恨你入骨的意思。

    可惜一切都结束了,沈玲的身体破碎开来,跟一尊瓷器人像被打破的场景一样,留下一地碎片。

    陈渡的出水剑从地面拔起,这时候一阵阴风吹来,沈玲留下的白瓷状碎片化为一堆齑粉,随风而去。

    在粉末散尽的地面,却还有一个东西保存完好,正是那根宝玉青钗。

    陈渡知道这东西是阴煞法器,在地狱里吸了上百年的怨毒鬼气,不会随着沈玲的死而消失。

    他捡起来,感觉放在阳间可能是价值连城的玉器,便寻思着送给夏晚,自己拿了她爷爷的一套衣服与鞋子,正好拿这个作补偿。

    但他突然觉得这东西拿在手中很不祥,自己开始有点神智错乱,如果给了夏晚,怕是会害了她。

    “阴煞邪物果然碰不得,我还是将它毁了吧。”

    陈渡凝聚法力在掌心,五指用力握紧,再打开手掌,宝玉青钗直接断成了七截。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