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渡尽劫波金鳞在 > 第七十八章 房惊锋(求订阅!)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如今本是陈渡与他们两位的多事之秋,又遇上这样突降暴雨的夜晚,难怪卢小田会心情不好。

    食发鬼别看有些粗枝大叶,但其实有细心的一面,他此刻注意到卢小田的心思,宽慰道:“这个时节就是宣城的雨季吧,雷雨挺多,你不用担心,这只是阳间正常的降雨现象。”

    卢小田是上任宣城鬼差,如何不知道宣城雨季就在这个时节,想了想就放松下来:“我管那么多干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好好放松就是。”

    “对嘛,这才是该有的态度,嘿嘿……”食发鬼感觉和卢小田说话还真舒坦。

    此时此刻,河面之上的暴雨还在倾盆而下,夜幕中不断有雷霆落下,划破漆黑的夜空。

    湿润的空气四处弥散,有助睡眠,宣城里的人们都陷入熟睡,而在距离宣城极远,具体位置在木樨河下游的盐城却是月明星稀,视线非常清楚。

    这里的盐城属于上苏省,是这个省份和楚江省相邻的一座城市,经济同样很繁荣,交通发达。

    这样一座城市,自然也有鬼差府,只不过今夜这里的阴兵鬼差没有外出活动,反倒是有一支来自于卞城王府的阴兵鬼差在执行任务。

    “快快快,包抄过去,我在后面追击!”突然,一片空旷地带上,一声厉喝响起,旋即看到大量脸色惨白严肃,穿着黑甲的阴兵分两队飞跃出去,快速从两边将一群逃窜的鬼魂包围。

    这些鬼魂各个面目狰狞,一看就是穷凶极恶的地狱鬼,是地府追捕的一批从地狱逃出来的恶鬼。

    眼下他们被迫停下,看到眼前和两侧都被阴兵包裹,身后则只有一个穿着淡金铠甲,留着长胡子,有点关公模样的鬼差手持大长刀站立。

    “房惊锋,你他妈的有病吧,追了我们十几天,跨越阳间三个省份,中间一刻不停,你他妈不累吗?”一个浑身布满严刑拷打痕迹,双目带着邪恶眼神的恶鬼怒骂道,声音也带着邪恶之感,其他面容狰狞恐怖的恶鬼同样是抱着这种怨念。

    对面被称为房惊锋的鬼差是卞城王府里一位相当于鬼差大统领级别的上品鬼差,掌管卞城刑狱司,经过法司审判的鬼魂需要入狱的会被移交刑狱司。

    房惊锋的级别相当于阳间鬼差大统领,实力自然也是上品鬼差里最强的那一批。

    他手中大长刀紧握,面容冷肃道:“你们从地狱逃脱,我奉了冥王诏令抓捕,自然不敢懈怠。”

    “我呸,你以为我们都是软柿子吗?我们几个下过地狱,犯了许多事,自身力量可都不是弱的,你执意抓捕我们不会讨到什么好处!”另一名有着长长尖牙,瞎了一只眼睛的恶鬼咆哮起来。

    房惊锋脸色毫无波动,注视着他们,手中大长刀举起,看样子是不打算与他们废话了。

    “兄弟们,一起上,把他撕了吃掉,我们也要尝尝刑狱司大鬼差的味道!”

    恶鬼嗜杀成性,杀念一起便是极度兴奋,一起张牙舞爪,使出全身法力扑向房惊锋。

    旁边有阴兵统领正欲出动阻击他们,但另一个阴兵统领拦着他,小声道:“别动,这是房大人独自的表演时间。”

    “轰!”话落,对面房惊锋已经握着大长刀一步闯到恶鬼面前,刀尖里法力激荡,不等这群恶鬼接触到刀尖,一团法力喷薄射出,就像是一门大炮打出炮弹,瞬间将恶鬼们置于一片火海之中。

    这火海极度炽热,层层热浪翻滚,泥土都被融化,恶鬼们感受到威胁,惊恐惨叫,奋力抵抗,然而身体依旧在眨眼间被烧出一个个窟窿,最后是彻底化成虚无消散。

    这种攻击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们这群下过地狱的恶鬼就算是普通上品鬼差都没法独自战胜,房惊锋却是凭一己之力,仅仅是一击就全部消灭,有这种力量不愧是相当于鬼差大统领级别的存在。

    不过这时,一名阴兵大统领走到房惊锋身边,有点紧张不安道:“房大人,你把这群恶鬼就这样杀了,回去我们怎么向冥王交代,他的诏令可是将恶鬼们抓捕回来。”

    房惊锋扛起自己的大长刀,转身就走,毫不在乎的样子,片刻后他的一句声音传到后面阴兵耳中:“无需担心,我自有说辞向冥王交代,这些恶鬼被抓捕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了,我这是提前送他们上路。”

    阴兵大统领与阴兵统领们都是一脸错愕,这未免有些蛮干了,属于擅自执法,就算是从地狱逃脱又被抓捕的恶鬼也需要经过法司审理,再由他们刑法司处置吧,可他房惊锋却是提前处死了他们。

    但房惊锋一向这么强势果断,他们这些跟随他的阴兵也都习惯了,况且他自己都说了自有说辞向冥王交代,他们也就懒得操心了。

    阴兵们跟上房惊锋,几名阴兵大小统领齐聚在他身边两侧,一起往附近的一个传送法阵行去,这是他们返回地府的常用方式。

    像这类传送法阵在阳间有很多,已经替代了古时候的鬼门关,因为鬼门关数量较少,且传送时间过长,已经被淘汰。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特殊方式可以进入地府,但他们常用的就是走传送法阵。

    当房惊锋带队行到一条大河前,看向对面,有一个传送法阵浮现在虚空,他们过去就能立刻回到地府。

    然而在动身过河之前,房惊锋盯着眼前这条水流滚滚而下的大河,感觉在月色笼罩下极美,大气磅礴里又蕴含细腻美感。

    “这条河叫什么?”房惊锋不是第一次见这条河,但还是这一次问它的名字。

    旁边有熟悉阳间的阴兵统领回道:“这是木樨河,发源于楚江省的季城,不过主流在楚江省的宣城,这里已经是木樨河的下游了。”

    “楚江省木樨河?”房惊锋沉吟,忽然想起什么,“楚江省,那不是韩崇焕那个老混蛋的地盘吗?早有奏本参他,想将他关进我刑狱司大牢,可他竟然一直坚挺到现在,也是够神奇的。”

    有阴兵统领知道其中内幕,嗤笑道:“房大人应该很清楚的,法司那边通不过,他韩崇焕不可能到我们刑狱司,要说姜还是老的辣,这一点咱们不得不佩服他。”

    房惊锋和其他阴兵闻言哄笑起来,空气里充满快活的气息,就好像刚才谈到的是一个顶好笑的笑话。

    然而,笑声未止,突然有一个小小阴兵指着上游河水惊讶道:“房大人快看,那是什么?”

    房惊锋与一众阴兵都是看过去,滚滚河水之上,有一道气息萎靡的身影漂浮在上面,随水而下,渐渐靠近他们。

    房惊锋收拢脸上的笑容,双眼微微眯起来,发觉漂浮而下的身影有点熟悉,貌似是与他认识的某位鬼差。

    PS:昨晚本想在后半夜码一章出来,但感觉有点困,就想在沙发上休息十分钟,结果彻底睡着了,抱歉……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