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渡尽劫波金鳞在 > 第八十六章 迟来的信使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章厘毅眼看着韩崇焕迅速落败成这样,心中便算是知道还魂尸的深浅,他养的这条浴火银鳞蟒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

    “吼!”这时陈渡再嘶吼一声,蛇尾用力劈打下去,将韩崇焕萎缩枯槁的身体劈成了两半,跟刚刚从古墓里挖出来的干尸一样。

    目睹这一幕的何醒悲痛万分,终于是怒骂出声道:“陈渡,你敢让这条银蛇杀我师傅,他可是地府册封的鬼差大统领,你真的一点也不惧怕地府的威严吗?”

    陈渡的蛇眼看过去,何醒见银蛇注意到自己,畏惧地往后退了一点。

    “嘭!”

    陈渡没有回复何醒,只是长长的银尾甩动过去,尾尖划过地面,巨力倾泻,将地皮整块地翻动起来,压到何醒与章厘毅他们身上。

    他们很快从泥土里飞身而起,目光警惕地盯着对面大蛇,认为大蛇已经在攻击他们,下一步是不是也要用青色阴火对付他们。

    “你们没有出手攻击我,我不为难你们,五秒钟之内消失在我眼前,否则,死。”陈渡用法力包裹的声音再度响彻天际。

    闻言的章厘毅、何醒、姚圆光他们都是重重松了口气,还好大蛇的主人不打算追究他们。

    一行立刻争先恐后地飞走,朝着不远处的山林奔去,就好像担心谁落后会被陈渡盯上一样。

    当他们果然在五秒之内消失,卢小田和食发鬼从河里面钻出,来到陈渡身边。

    “河神爷,韩崇焕这样的鬼差大统领都被你打死,你现在的力量到底到了哪种地步?”食发鬼停在陈渡身边,一脸好奇地看向被劈成两半的韩崇焕。

    “反正强了不少,而且我知道他还没有用全力。”卢小田不等陈渡回答,抢着说道。

    蛇形态的陈渡注意力从他们身上转移,充满人性化目光的蛇眼看向劈成两半的韩崇焕,在那里,他的尸体竟然诡异地动了,然后化成两团黑气钻入地下。

    “糟糕,韩崇焕那老贼没死,他逃了!”食发鬼的眼睛刚好目睹这一幕。

    陈渡也是很意外,韩崇焕竟然还没死,但想想又觉得这样挺合理,自己不过才八年形态,韩崇焕可是坐镇一省的鬼差大统领,怎么能被自己说杀就杀。

    “随他去吧,逃回去他也是凶多吉少,能不能活下来看他运气了。”陈渡淡定说道,旋即蛇躯扭动,恢复成人形。

    他放眼四顾,附近满是激烈斗法后留下的痕迹,不过阴间生灵之间的斗法痕迹在阳间无法显现,也很快会自动消失,附近村民看不到,也听不到那些激烈动静。

    这就是阴阳相隔的天道法则,可陈渡作为还魂尸,非人非鬼,却也同时具备人和鬼的特点,所以能同时穿梭在这两个世界。

    他带着卢小田和食发鬼返回水中,刚才消耗不少,需要恢复一下。

    那些断石之上,陈渡独自在一块断石上盘腿而坐,双目紧闭,刚才是他第一次和鬼差大统领级别的对手较量,虽一路占优势,但事后还是感觉有些吃力。

    卢小田和食发鬼不敢打扰他,在另外一块断石上坐着。

    陈渡其实也不仅仅是闭目养神,暗地里又在熟悉继承来的神通技能,除了出水剑阵、水龙卷,水爆,领地封印术等,还有一些较为厉害难懂的技能,陈渡至今只懂了个大概。

    比如有一种叫“神问”的河神技能,他只能参悟到是一种以天为证,问尽天下人心的强大技能,但对于如何使用出这种技能,他感觉还隔着一层纱,无法完全掌握。

    时间慢慢过去,陈渡不再潜心钻研“神问”,反正他已经继承了,多花点时间,以后总能掌握。

    不过当他打算退出休整状态时,忽然听见自己的木樨河沿岸有声音在呼唤自己,那声音很轻柔悦耳,是个年轻女子在连续不断地叫他:“木樨河神,木樨河神,你在哪里?”

    陈渡睁开眼来,抬头看向河面,月亮投下的光华使水面看起来很温柔。

    当声音到了他所处的位置时,他纵身而起,破开水面站在在河面上,对面一个和夏晚年纪相当的绿衣女子还在大声叫喊:“木樨河神,你在哪里?是我家大人让我来找你的!”

    这个绿衣女子并非阳间的女生,一身古代闺中待嫁女子装扮,绿衣薄纱,踩着绯红绣花鞋,眉目清秀,皮肤白皙嫩滑,倒是比食发鬼以及阴兵好看多了。

    “你找我?”陈渡平稳踩在河面上,身边河水滚滚淌下。

    绿衣女子用意外目光盯着陈渡,见他从木樨河里钻出来,忙问道:“你是木樨河神陈渡?”

    “是。”陈渡定定看着这个还在喘大气的女子。

    她大喜,道:“太好了,我叫阮灵玉,是季城鬼差王道溟的部下,你快去救他,他被地府的使者抓走了!”

    陈渡知道会有这一天,曾经说过会去救他,既然现在他的信使来了,自己肯定要去履行承诺。

    “他是什么时候被抓走的?”

    绿衣阮灵玉咬着薄薄的红唇回忆,道:“大概在一个时辰前。”

    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陈渡责备道:“两个小时前就被抓走,你怎么才来?不觉得太晚了吗?”

    “不晚!我家大人被抓走后暂时关在大统领府,你快去救他!”阮灵玉急忙解释,她一路上赶过来,正好跟着章厘毅,见到他似乎还有事,先将自家鬼差关在了大统领府。

    陈渡有点糊涂了,仔细问道:“是谁抓走他的?怎么又会关在大统领府?”

    阮灵玉吐气如兰,十根纤细白皙的青葱玉指握紧在一起,说:“是卞城王府大管家章厘毅,他带着大统领韩崇焕有事要办,暂时将我家鬼差大人关在大统领府。”

    陈渡听过章厘毅、韩崇焕以及何醒他们在岸边的对话,知道章厘毅就是卞城大管家,当下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你要是早点让我知道这件事,我刚才就顺手抓住那个章管家了。”陈渡纵身而起,轻飘飘落到阮灵玉面前。

    阮灵玉不好意思地嘀咕道:“都怪我家鬼差大人给出的信息不全,当时他突然对我说,如果哪天有地府使者将他抓走,让我来宣城木樨河找河神陈渡,请你去救他,可他没有告诉我你所在的详细位置,宣城木樨河这么长,我只能一路跑一路喊,这才得到你的回应。”

    陈渡点头,记得王道溟当时并不相信自己真能去救他,但后来估计抱着万一的心态,还是对身边部下交代了此事,因此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有详细交代,这才造成此刻的被动。

    “我都知道了,你跟我一起去大汉城,希望你家鬼差大人没有自己害了自己。”陈渡说完腾空,化成一团黑气向大汉城赶去。

    阮灵玉莞尔一笑,很可爱,暗叹自己总算是找到木樨河神完成任务,旋即同样化成一团黑气飞上天,追赶前面的陈渡。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