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317章 替身药丸的神奇!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难道有人设局?”

    血子妃预感不妙。

    前脚他们才到寻龙园,帝子便离奇死亡。

    后脚高畅等人追至。

    身处此种场景,百口莫辩,只怕大秦皇朝都会因此牵连。

    “陛下,要不先走?”

    血子妃担忧。

    焰灵姬却说道,“外面来人神念覆盖,暂时走不了。”

    一边。

    陈初见负手。

    平静如初。

    泰然自若。

    哪有一点慌张。

    连寻龙园外都没瞅一眼。

    反倒是打量帝子‘柳逸飞’的尸身,探出一丝端倪。ii

    蚀骨煞之毒!

    洞穿眉心的血洞中,涵盖熟悉的‘蚀骨煞之毒’。

    一击毙命。

    没多少反击余地。

    要么是修为绝强之辈,已绝对实力碾杀。

    要么是熟悉之人,没防备下被暗算。

    还有柳逸飞身后的护道人消失,若猜测的不错,可能被引开了。

    故意向他设局?

    像,也不太像。

    谁会铤而走险,杀死帝朝弟子,算计他?

    陈初见端坐石凳,凝视几具尸体,陷入深思之中。

    倒是血子妃着急得不行。

    紧忙走到陈初见跟前。ii

    焰灵姬身姿摇曳,亦凝视思索的陈初见。

    外面,‘砰砰’几声响,高畅带人冲进来,此次跟随他的,不是唐堂,而是另外一位殿执,及几位通天境殿执军。

    察觉人影,他们极速朝亭阁奔来。

    发现地上死人。

    高畅瞳孔微缩,同时内心狂喜,甚至都没看清楚死的是什么人物,直接大喊道,“将这群杀人凶手全部拿下,听候帝主发落。”

    哼,总算让我逮着了。

    亲眼所见,看你还敢嚣张。

    管你是皇朝之主也好,神宫之主也罢,通通拿下,届时,大荒帝朝也可想其他势力交差了。

    “杀人凶手?你那只眼看到我们杀人了?”ii

    血子妃冷冷哼道,“我们应邀而来,前脚刚入,可你们后脚便追随而来,哦,原来人是你们大荒帝朝杀的,见事越闹越大,就打算嫁祸给我们。”

    高畅心思可谓狭隘狠毒,怕连死的人是谁都没看清楚,就直接叩杀人凶手的罪名,纯粹就是着急想置他们于死地。

    高畅未察觉。

    旁边那位‘殿执’却察觉了。

    整个人都蒙在哪儿。

    神武帝子,柳逸飞!

    帝子都特么被杀了。

    这……这若是被神武大帝柳安澜知晓,神落城估计都要血染三尺,东荒也得承受大帝怒火,陷入血戮之中。

    这事,他们担待不了。ii

    哪怕帝主圣流云出面,也怕无济于事。

    柳逸飞呀。

    神武优秀帝子之一。

    安澜大帝最看重的一位。

    死了。

    死了……

    那名殿执嘴唇都吓得抽搐几下。

    “放肆!”

    那名殿执瞳孔森冷,冷冷呵斥,一股重压瞬间压向血子妃,但被焰灵姬拦下。

    “我记得你。”

    血子妃退两步,盯着那名殿执。

    正是之前荒神源地山谷中的黄士禀。

    犹想当时他身上羽化气势压迫造成的重创,血子妃语气都冷厉了几分。ii

    “你们知道自己闯了祸有多么严重吗?他是神武帝朝的帝子,神武大帝最喜欢的一个帝子,你们竟杀死了他。”

    黄士禀语气带着颤音,瞳孔遽冷。

    神念将几人都锁定。

    说实话。

    有人说寻龙园出事。

    而他们派遣盯着皇居斋的手下也说,陈初见去了寻龙园。

    高畅为抓陈初见把柄,不惜冒犯冲入,抓陈初见一个正着,好好收拾他。

    可让他万万没想的是……

    死的人,身份大得惊死人。

    高畅听黄士禀的话,险些感觉没听清楚。

    他都先看一眼黄士禀。ii

    然后,才转向亭阁躺着的几具尸体。

    神武帝子柳逸飞,不就躺在哪吗。

    他之前见过,自然认得面貌。

    霎时间!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预感到,血雨腥风很快会到来。

    怎么办?

    此事若上禀,后果多严重,无法预料。

    陈初见脱不了干系。

    他们更脱不了。

    “镇定点!”

    黄士禀元神传音给高畅道,“此事你我揽不下,将一切全推给大秦这群人,先将他们诛杀,再回禀殿执军总部,兴许能留一命。”

    高畅努力控制情绪。ii

    然后,盯着端坐石凳上的年轻皇者。

    他们都快吓死了。

    这位年轻皇者倒是很云淡风轻。

    一脸淡然。

    “拿下。”

    黄士禀眼闪狠光,拔出一柄灵器宝剑,羽化威混杂着剑气肆虐亭阁。

    高畅亦商定好。

    与其他几人一同出手,跟随杀向三人。

    “火气好大呀。”

    焰灵姬娇媚声响起,妙曼火辣的身影便跨到黄士禀几人面前,妖娆魅态,诱人至极,黄士禀、高畅等人警惕凝视。

    霎时间,浑身遽颤,陷入幻境之中。

    这是火媚术!ii

    几人遭殃同时。

    焰灵姬高屯摇曳,摘下火灵簪,演化无数火灵盾,悉数将杀伐剑气拦下。

    同时演化数十柄恐怖火灵剑,极速贯穿黄士禀、高畅等人身体,将之钉飞。

    几人翻倒于地。

    哐嘡,宝剑砸地,余音回荡,几人方才清醒。

    旋即‘噗呲,噗呲’的吐血。

    黄士禀、高畅急忙起身,内心骇然至极,又被一股灼热恐怖的气势压迫,让得他们连‘天地法相’都无法祭出。

    一击将他们重创不说。

    焰灵姬修为更远比他们高数个层次。

    此刻,别说反击,连动弹都极困难。ii

    “哼!被压迫的滋味不好受吧。”

    血子妃冷笑盯着黄士禀,“这儿,可不比源地。”

    陈初见一听。

    诧异的凝视血子妃,疑惑问道,“源地怎么了?”

    “之前我们在源地遭遇圣火神宫和火岩族,准备教训一番,是他出手干预,暗中以气势压迫我们,吃了点亏。”

    血子妃可不藏着。

    黄士禀表面笑呵呵。

    暗中却下重手。

    这般城府深的人,何须替他掩盖。

    免得以后又遭殃。

    “是吗。”

    陈初见凝视黄士禀。

    然后,站起身,绕开地上尸体,负手走向黄士禀。ii

    几人都狼狈。

    被‘火灵剑’击穿身体,流血不止。

    仿若伤及肺部、心脏,嘴中亦冒着血。

    “你们可要考虑好后果。”

    黄士禀未擦拭嘴上血渍,眼神沉沉盯着陈初见,道,“若随我们去殿执军总部说清楚,或许没事,若你们执意抵抗,届时,连累的可包括你们身后的大秦皇朝。”

    连不连累,不重要。

    陈初见压根不关心。

    此刻倒是关心一个问题。

    他走进黄士禀。

    负于背,搭在一起的手,只见中指微微一勾,地面散落的灵器宝剑,锵,迅速飞到陈初见背负的手中。ii

    走到黄士禀面前时,陈初见才慢条斯理的问道,“源地时,你伤朕的皇妃了?”

    黄士禀“……”

    微懵了片刻。

    此刻讨论重点难道不该是神武帝子之死的问题吗?

    “秦皇,你……”

    黄士禀张嘴,准备说什么话,陈初见也懒得听了。

    背负手抓的剑,陡地抬起。

    朝前猛地一刺,噗呲,宝剑双锋割裂黄士禀的嘴唇,从他嘴中刺穿而过,将脑袋钉于亭阁边一根柱子上,携带弥漫的毁灭剑气,搅碎他脑袋,及元神意志。

    那双瞳孔死死盯着陈初见。

    犹想起之前陈初见众目睽睽所言,若他的皇妃要破了点皮,必不罢休,原来不是开玩笑。ii

    抽摆几下。

    黄士禀瞬间没了动静。

    鲜血猝不及防飘落几点于陈初见手上。

    陈初见眉头微凝,松开剑柄。

    血子妃看得微微一愣。

    凝视陈初见认真的模样,她心头除了吃惊于自家陛下敢为她杀大荒神朝的官,又欣喜于这是替她出气。

    片刻回神,她急忙取来手绢擦拭血渍。

    高畅及其他几人瞬间吓懵逼了。

    望着脑袋被钉穿的黄士禀,他们神情僵固于脸,感到毛骨悚然。

    一名殿执所杀便杀,高畅感觉自己像惹了不该惹的人。

    此刻他才明白,皇居斋那一剑,原来是个警告,现在真是撞到了铁板,逃都逃不了。ii

    “秦皇!我等之前多有冒犯。”

    高畅回神,紧忙拱手,脚朝后挪,准备逃走。

    “几个不怕死的废物,都宰了吧。”

    陈初见语气淡漠。

    下达圣旨。

    高畅心颤至极,死亡威胁也让他恐惧,原本以为是任意拿捏的小小皇朝罢了,哪想是一个惹不起的人,他急忙喝道,“秦皇,这是神落城,你……!”

    随即,急忙转身准备逃出。

    焰灵姬瞬间出手,果断狠辣,全部击杀,一个不留。

    连元神意志都摧毁的彻彻底底,防止人有窥探的可能。

    “陛下要怎么做?”

    ii

    杀完高畅几人,焰灵姬询问,帝子不管是不是他们杀的,似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陈初见擦拭完手沾染的血渍外。

    将手绢递给血子妃,喊道,“你们去外面守着,朕办点事。”

    血子妃疑惑接过手绢。

    焰灵姬也不解。

    但只能照做。

    退出亭阁,与血子妃一起,到外面守着。

    而陈初见望了望神武帝子柳逸飞的尸身,大概知晓,是被洛神楼所杀。

    至于用了什么手段?

    他其实不在乎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对洛神楼,他越加想除掉。

    因为这股势力连帝子都敢杀,毫无顾忌,可谓无法无天,而且神秘莫测,刺杀的防不胜防,最难惹的,也就是这种疯狂的势力。ii

    惹上了,最好的方式就是斩草除根。

    把洛神楼彻底除了。

    鬼知道洛神楼若以后会不会因其他事,再对他下手。

    毕竟之前遇刺杀过。

    有前车之鉴。

    当然。

    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这个不是困难的困难。

    “之前朕可是第一个把你排除了,没想到,你却成了唯一的目标。”

    陈初见自言自语一句。

    而后问系统道,“系统,替身药丸如何正确使用?”

    系统的声音响起了。

    “请宿主将替身目标的源血提取,滴入替身药丸,请记住,是源血,一旦融合,将形成人形面具,宿主带上人形面具,可变成目标模样。”ii

    “同时能复制替身目标的气息、血脉、修为、部分记忆等,伪装成替身,以假乱真,难以分清,但唯一缺陷,无法复制神通、功法,及武器,请宿主引起重视,小心穿帮。”

    ……

    神通?

    功法?

    武器?

    陈初见检查神武帝子身上。

    幸运的是,杀他的人,没带走他身上任何一件东西。

    陈初见提取柳逸飞身上的源血,融入到了替身药丸,然后,替身药丸化一片血光,逐渐形成一张人形面膜光。

    “请宿主带上,可随时切换,方便简洁,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不建议宿主任意切换,以免暴露。”ii

    系统提示。

    陈初见想了想,手伸向那些光芒。

    霎时,那些光芒转入他身体。

    陈初见身影化成柳逸飞的样子。

    取出一面灵境查探。

    的确一模一样。

    血脉、气质、气息等都相同。

    堪称神奇。

    若多来一些,那不得了。

    于此时。

    陈初见截取关于柳逸飞的记忆。

    没来得及细察。

    外面传来波动。

    陈初见将柳逸飞的尸体收取,同时施展‘毫毛分身’,暂时幻化一个分身,掩盖一切。ii

    “宿主注意,毫毛分身不准许离开主体太远,否则会回归宿主本体。”

    系统这时冷不防提醒。

    陈初见眼眸一沉,若如此,如何能以假乱真?

    陈初见问道,“系统,若回归主体,分身还能使用吗?”

    “宿主,分身不是化身,分身才拥有独立人格,而毫毛分身是能量体,虚幻的,三天内都可使用。”

    系统做出提示。

    这才让陈初见放心。

    接下来,就用柳逸飞的身份,把东荒搅得更混一些。

    之前,他让寒木奇等人收集各帝朝的帝子、帝女、天骄,朝臣等,就是做了动用替身药丸的心思。

    如今洛神楼无形中帮了他一把。

    他自然得好好利用。

    知晓那位被引开的护道人要回来了。

    陈初见把焰灵姬、血子妃叫进来。

    看到‘复活’的柳逸飞,连焰灵姬那双蓝晶般的眸子,亦闪烁不可思议的神色。

    陈初见立即幻化回原来。

    “陛下,你……你……!”

    血子妃惊得语无伦次。

    望着旁边的另一个‘陈初见’,都分不清了。

    “朕长话短说。”

    陈初见多解释其他,“朕要去办一些事,将会用到柳逸飞的身份,这是朕的分身,将代替朕,掩人耳目。但因为脱离朕后,分身会消失,你们务必掩盖好朕的分身,然后回大秦。具体的事,朕到时候会告知。”

    “关于此地的事,若问起,你们就说,帝子邀请朕一叙,殿执无礼强闯被杀。”

    ……

    血子妃定了定神道,“臣妾明白。”

    焰灵姬亦点头。

    于此时。

    一股波动弥漫而来……

    本章完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