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墓苍穹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祭活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们一听这象龟的故事,很是有趣,都个个听的有滋有味,呆呆更是听的直流口水,更是吵着非要出去后,让我给他弄一只最大的,要四百年的,来沌着吃,他以前也吃过大龟,味道美极了,但没吃过这么大个的。

    我气的直骂着呆呆,说你他娘的有点爱心好不好,成天都光记着吃,人家好不容易活到了四百年,你就给人家开膛剖肚给沌了去,你到不如下辈了也托成大龟,让别人也给你开膛部肚,下到锅里给人沌着吃,我边说着边用手摸着呆呆圆滚滚的肚皮。

    呆呆打开我的手,摇摇头说:“我就是知道你小气,不给肯给我弄,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我说你以为,像打鸡蛋一样容易,“啪”一个就成了,我上次也是托朋友,好不容易才弄来一片小手指大的龟壳来,人家当地都将其保护起来了,你还想吃,门都没有。

    田胜说这蛊人,怎么这么的奇怪,能像是活人一样,居然能在陵墓中活这么长时间,难不成也是粽子的一种,我摇摇头说不是,又将这些蛊人和天蚕蛊制成的详细情况给他们一一道来,

    他们听后,都耷拉着脑袋默不着声,并不是害怕,而是为那些古人的生命感到悲哀,他们真是命溅如稻草,说死就要被统治阶级给杀死了,还是以这种极度残忍的方法所杀,真是可怜。

    我一开始对这位少数民族的首领,是极为配服的,并有一种神仰,但是看到为这座陵墓,不知道到底是惨死了多少无故百姓的生命,这次来倒他的斗,我反而感到理直气壮了不少,有种要为天下百姓报仇的感觉,这座陵墓耗费巨大,全都是吸取了人民的民脂民膏造成,我要将这些明器,倒出来捐给人民,捐给西藏的民间,这样也让其取之于民还还于民,这些东西让他永远埯藏在地下,只能好了这些王公达贵死后的虚荣心。

    呆呆更是嚷嚷道:“他娘的我早就知道,松赞这老粽子不是好鸟,吸取了多少人民的血汗,等我见到他一定好好给他上一课,他的这些金银珠宝全得归我,那个,归我上交给人民政府,分放穷苦大众…。。”。

    突然一阵“滴滴哒哒”的声响,从上面落了下来,我们向上一看,只见整棵青铜树上的铜叶,都发出这种声响,并从叶的边缘,流下了大量的红色粘液,一股刺鼻的血味,我暗叫不对这他娘的,好好的哪里来的鲜血?

    我仔细观察发现,原来竟是,刚才从田瑶手臂上,流出的鲜血,流到黄色铜叶的上面后,整片叶子出现了,一条条不规则的红色叶脉,这些叶脉并向上微微胀起,田瑶的血流溅到铜叶上面后,开始顺着流入树干的凹槽,向那主干凹槽流去,我终于明白了。

    这棵青铜祭祀树,是用人血来祭活的,整棵树身上及叶上,现在都出现了凸起的红色血脉,我暗吃一惊不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些传说中的蛊人…?

    果然整棵青铜神树上,的所有树叶,开始始摇晃起来,发出刺入耳窝的“哗哗”作响的金属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叶子上面乱蹦一样,这些树叶上,都伸出一条长长的人手臂,并从树叶上落下很多人的白骨,有的摔在地上给摔得粉碎。

    没有猜错,这青铜神树的确,是用活人鲜血来激活神树,并唤醒这些蛊人的,而刚才那第一个所见得的蛊人,就是来打前哨,与走入这神树之上的人进行打斗,最终目的就是要祭出活人的鲜血。

    在整棵巨大的青铜神树,主干上竟然打开了一个个方形的铜门,那些蛊人看来就是藏在树干腹内,当有活人鲜血祭出后,流到树里面,就会将这些入眠的蛊人复活。

    一个个戴着面具的蛊人,像猴子一样用手扳着树枝条,像荡秋千一样向我们飞来,一个蛊人向田瑶飞来,双手伸出十个利指,我顾不了多想就向田瑶扑去,将田瑶扑到了铜叶之上,田瑶顺势就扒在了铜叶上面。

    而那个蛊人双脚向我重重的踹来,我由于重心不稳,没能稳得住这一脚,我重重的被其踹飞到了铜叶的外边,我背朝下的直线坠降,离地面足有四五米的高度,这样摔下去背心会重重的摔到地下后,不死也得身残。

    就在这千均一发之际,我从背包里取出了攀登工具的飞钢虎爪向上扔了上去,钢爪带着线绳,牢牢的扣在了树枝之上,我握住飞虎爪的绳子,像荡秋千一样,荡来荡去,在空中不停的摇摆,我向下一看,离地面不到二米的距离了。

    突然从树叶之中,横着跳出一个蛊人,那妖人向我飞着抓来,他那双利指,闪着寒光,十指盖全是鬼森森的黑色,它直向我的天灵盖抓来。

    看那黑指利如刀刃,划到我的天灵盖上,一定会被划开,他是想打开我的天灵盖,吃我大脑,这一招好是狠毒,我飞快的抽出,那把特制的军刀srderrck1b,将吊在我身上,与那飞虎爪连在一起的绳子给割断,那蛊人扑了个空。

    绳断后我则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不过还好,后背有那大背包,并不碍事,那蛊人没有得逞,气得大叫,从面具嘴孔中,发出恐怖的叫声,是那种说不出来的鬼腔,听得我毛骨悚然。

    它面具中黑洞洞眼孔中,闪出绿色的莹光,这妖人并不甘心,它开始用手攀在树叉上,又向我垂直下降着,向我扑来,向跳水一样扑向了我,我抽出那把抹了狗血的长刀,在它就要快触到我的那一刻,挥刀将其双臂给削了下来。

    它没有了胳膊,只剩下戴着面具的头向我撞来,它又突然抬起面具,面具对着我,想用面具把我给撞死,我在那万分之一秒之际,用刀将它的整个脑袋,也给它切了下来。

    脑袋滚在了地上,而那没有脑袋的人身,向我直击撞来,我在也没有时间躲开了,与他的掉了脑袋的身体,是迎面相撞,那身子朝下后,直直的倒在了我的脸上,从脖子中流出的黄红色的恶臭液体,流的我一脸全是。

    真恶心死我了,我敢快将这具尸体用刀拨开,我扒在地上大吐起来,青铜树上一直在激烈的大战,一梭梭k47的枪声,几把五四手枪声一直响个不停,有五颗蛊人的脑袋,接二连三的滚了下来。

    看来大金牙,他们也克制住了这些蛊人,我呕吐了几下,敢快手握住黑狗血糯米,向那具没头的尸体边跑去,一个白色的大豆虫的蛊虫,刚刚从这蛊人的身体中爬出来,足有人的小手臂一样粗,有半米之长。

    不用说就是天蚕,这条天蚕刚刚爬出来,好像还有些不太适应,伸出翅膀震了震,它刚想要飞起来,我立即将血糯米撒在了天蚕身上,顿时这条天蚕给蹦炸成了碎块,白色液体溅的四处都是。

    我二话没说,背起背包敢快向树上爬,一爬将上来,只见树叶上,全是一具具没有了人头的蛊人身体,树枝上挂得也有,他们全解决了这些蛊人,可是摆在我们眼前,还有最为要命的是,这些蛊人脑袋落地后,里面的天蚕接着会出来,打开翅膀起飞。

    它会寻找新的宿体寄生,而且会撒出毒粉,这些天蚕大部分,都己经从这些蛊人的身体中爬了出来,而且都己伸出了翅膀向上要飞。

    现在在撒糯米己经晚了,我敢快大叫穿上防护服,众人立即回过了神,全都迅速的穿上了防护服,这些天蚕飞了起来,有的没有掉脑袋的蛊人,也都脑袋四裂,从其头顶活生生的爬出了天蚕。

    这些天蚕,就是一个个巨大的白色豆虫的样子,长着双层的蜻蜓翅膀,足有二十多只,它们整齐的排在空中盘旋,向我们飞来,并从它们的后尾部,撒下一股股黑色的毒粉。

    那些毒粉撒在铜叶上,都发了“嗞嗞”的腐蚀声音,顿时黄色的铜叶,全变成了黑色,它们向我们飞来,子弹打在它们身上,也只发出淡淡的火光。

    它们丝豪不在意,继续向我们飞来,飞近了才看得更加清楚,只见这些长相像豆虫一样的天蚕,嘴里上下共有六瓣只愕嘴张开,鳄内的空间里,全是一层层的细小白牙,看得众人头皮直发麻。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