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巫师 > 50、50 势力重新洗牌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第50章

    狼十二等人因为有了经验了, 在桑若的大脚出现前, 第一时间寒毛直竖, 几乎是反射性地瞬间匍匐在了羊皮纸上, 然而因为无法用手抓住身下的羊皮纸,还是在羊皮纸荡起来的时候被惨烈地甩飞出去。

    前排已经在羊皮纸上300米线上琢磨活化文字的蜜蜂乔舒亚和黑鹰帝国瑟等人, 刚刚就听到一些普通人在惊恐地叫着什么, 本来没想要理会, 然而发现脚下的羊皮纸如巨型海浪波动起来的时候, 想要理会已经晚了, 连一句“看那是什”都没说完, 就直接被弹飞了起来。

    绿蝎的瓦伦奋力地往岸边游着,心中不忿自己刚刚都走在最前头了, 却用落水给后头的几个人提了个醒。

    等到瓦伦发现身下的水浪仿佛拖着他往后拉的时候, 回头就看到一群人尖叫着上了天, 又噼里啪啦地“嗷嗷”直叫着纷纷落水。

    瓦伦呆滞了一下, 连游泳都忘了,远远去看因为他落水而超前的乔舒亚等人, 竟发现这些和他竞争激烈的线级天才们也十个有八个落了水。

    只剩下黑鹰国的瑟和蜻蜓国的艾伯特, 见势不妙反应极快地滞空停留,但也危在旦夕。

    “怎么了这是?”瓦伦呆滞过后, 几乎要大笑出声, 好,这样他就又可以去争第一了!瓦伦随即甩开膀子继续游了起来。

    因为桑若那一脚,羊皮纸带着下头的海浪不停翻涌, 波浪一浪接一浪,半天不止,滞空躲灾的瑟和艾伯特,终于憋红了脸地从空中掉了下来,啪嗒一下就被翻涌的羊皮纸吞没入水。

    至此,羊皮纸上的三个梯队,全军覆没。

    无论早就落水的还是在羊皮纸灾难时落水的,都懵逼了。

    蜜蜂乔舒亚和壁虎安德,看着刚刚掉下来的黑鹰瑟和蜻蜓艾伯特,他们身边还有黄鹂的米洛,蜥蜴的戴维,甚至南大路插队来的风狮国刘易斯等等……这些原先占据了第一梯队的班线级天才们,此时面面相觑。

    蜜蜂乔舒亚忍不住发问:“谁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黑鹰瑟一脸铁青:“我没注意身后。”

    “我也没有。”

    “看那边,现在羊皮纸上就那两人还站着了。”

    “是他们搞得鬼。”

    相比第一梯队的人们一头雾水,第二梯队就心知肚明了。

    因为有狼十二布朗等人在,甚至刚刚就是他们在给大家打了预防针,一脸惊恐地要阿赛扎不要作死。

    所以后来大家被羊皮纸甩飞的时候,就很容易地明白了狼十二他们为何这么惊恐,因为他们看到桑若那恐怖的仿佛魔神降世的样子时,也基本都被吓懵了!

    至于第三梯队的,似乎没啥影响,左右也没走出五十米,只是对刚刚那天灾一样的祸患表示了一下目瞪口呆。

    “塔-希-提-特!”

    一声呼喝传进众多落水少年的耳中,顿时,在海岸线到豌豆船之间的三千米内起伏动荡着的羊皮纸,仿佛被看不见的神明之手两边拉拽了一样,波动慢慢开始平复。

    一群落汤鸡少年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原来豌豆船上的巫师们也被惊动了,出手了。

    只是巫师显然出手的有点晚,该落水的人已经全都掉了下来。

    海浪一样荡来荡去的羊皮纸终于平静了下来,再次恢复成开始那如地面般的平整,只是这下,羊皮纸上唯二剩下的桑若和奥里就显得非常引人瞩目了。

    “看,那是谁?”

    “为什么他们还站在羊皮纸上?”

    “我去,难道刚刚的事和他们有关系?”

    “他是不是动用了什么大型附魔武器,把其他人都弄下来,他们好自己抢先?”

    一时间议论纷纷,除了掉落在桑若周边海域的第二梯队都默契的保持沉默着,连前排第一梯队的人也都忍不住侧目讨论起桑若刚刚施展的能力来。

    豌豆船上,戴着兜帽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巫师也看了桑若一眼,难得说了一句:“今年不错。”

    拿着骷髅头的巫师则是对海里的少年们笑得不怀好意地道:“好了,小落汤鸡们,考试继续。呵呵,看来你们这次的考试难度有所增加,祝你们好运。”

    眼见巫师们不再理会,似乎并没有惩罚谁违规的意思,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紧,随即认命的往回游。

    奥里惊叹地看着变化后瞬间又恢复原样的哥哥桑若,再看看周围一片空旷完全被哥哥占领的羊皮纸大陆,以及下头水中扑腾着往回游的一众人等。

    “哥哥,你好厉害!”奥里开心地扑倒在哥哥怀里。

    桑若将他扶正,感觉到周围一堆或是惊恐或是好奇以及敌意的视线,没有在意。

    其实桑若也是有点意外,桑若的噩梦分1身是精神体,按说应该不会对现实环境产生多大的影响,他刚刚只是想要将那纠缠不清的阿赛扎拉进梦境领域,好好折磨一番让阿赛扎不敢再缠着自己,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

    这羊皮纸是针对精神力的考验,精神力越是强大,羊皮纸的反馈就越实在,桑若的噩梦□□在这上头简直像是被加了实体buff一样,真正成了重量级的存在。以至于想要踩阿赛扎的那一脚,最后竟是被羊皮纸挡了下来,不但没能将阿赛扎踩进梦境领域,反而因为那一脚踏得太重掀动了整个羊皮纸,使得上头的其他人都被牵连落水。

    不过本来就都是他的竞争对手,桑若可不会因为无意间阴了他们一下有什么愧疚。

    虽然桑若一开始没想这么出风头,但是已经如此了,也没什么好怕的。

    桑若看了奥里一眼:“继续走吧。”

    奥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自己的哥哥,激动地“嗯”了一声。

    直到看到两人都离开,刚刚在桑若周围掉了一圈的第二梯队们,才大喘气地敢说话了。

    “刚刚那到底是什么情况?”

    “应该是那人的能力吧,真可怕,他到底是什么人?有谁知道?”

    “我听说过!他是灰鸽的兰西尔魔王,听说之前的港口海啸就是他引发的。”

    “我也听说了,说兰西尔魔王把棕熊弄得战乱四起,把灰鸽附近的六个国家民众吓得魂不附体,甚至这次和他同班车来参赛的人,都差点被他吓残了,几乎全军覆没。幸好列车员及时补充了规则,说祸害同车的人会被统招拒之门外,他才收手没有杀人。”

    “嘶,这么厉害!?”这人阴森的解说,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让周围众多竖耳倾听的少年们,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原先白狼红狐等人在港口的宣传,这个时候终于开始发挥作用了,不少听过魔王传说并嗤之以鼻的,此时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沾满海水的脑袋,凉飕飕的。

    周边那些白狼山猫等国家的人被这些寻求真相的眼睛望来,有种说不出的委屈和凄凉,忍不住抱怨道:“早就让你们不要作死不要作死,先前给你们打预防针就是怕有人招惹他,这不,一出事就把所有人都连累了!哎。”

    说话的人那个心累呀,仿佛付出得不到回报的老妈子,终于被看到了自己的满心苍凉。

    其他听的人也凄凉了,好不容易狗爬式到了第二梯队,现在又要游回去从头来过,还好时间还长,要不然在快要到时间的时候来这么一下,不止是他们,估计等着他们登船的巫师们都得要疯。

    “哗啦——!”一个金灿灿的脑袋忽然从水底冒了出来,仿佛刚刚出水的美人鱼一样,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那么一瞬间,看到他出现的都以为自己看到了闪闪发光的鳞片。

    再一回神,看到阿赛扎的正脸,顿时忘了刚刚的什么鳞片错觉,纷纷叫了起来。

    “啊!是金鱼国的那个混蛋!”

    “就是他!”

    阿赛扎一头雾水:“啊,怎么啦?”

    说到这里,阿赛扎揉了揉腰,刚刚桑若那一脚踩得可真不轻,他直接一头扎进了海底淤泥里,差点反射性地出现变化,所以耽误了一会儿才游上来。

    一上来阿赛扎就想去找桑若的身影,结果却被一群兴师问罪的少年们拦住了,顿时一脸懵逼。

    少年们气愤地妄图和阿赛扎讲道理。

    “魔王平常安安静静根本不理会我们,结果你非要去抱魔王的大腿!”

    “魔王的大腿是那么好抱的吗?!”

    “你把我们都害惨了你知不知道?”

    在阿赛扎身边的一些金鱼国少年们都有些心里发虚,似乎也没想到刚刚被他们拦在港口的人居然是这么个凶残人物,竟然一个跺脚把众多班线级的大佬,从羊皮纸上全跺了下来。

    这简直比大佬都大佬啊。

    现在大家都落水了,他反而慢悠悠地成了第一。

    真是凶残,特别凶残。

    阿赛扎懵懵地,不明白这些人义愤填膺个什么,在一堆人愤怒的包围下,他只能扑腾着水花拔高身体,来看看桑若在哪里,结果没扑腾了两下,就看到了已经走远的桑若的背影。

    毫不留恋的背影。

    仿佛已经完全把他遗忘的背影。

    阿赛扎顿时被扎心了,望着走远的桑若,悲凉地叹了口气:“哎。”

    周围的少年们见状,都不好意思再数落他了,以为他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和魔王的差距,想起来这人似乎沉迷魔王美色,所以才老上去凑近乎,甚至不禁对他产生了同情。

    尤其是把阿赛扎当自己人的同金鱼国少年们,更是对兄弟凄凉的恋爱报以无比同情,忍不住拍了拍阿赛扎的肩膀。

    “好了兄弟,快往回游吧,我们还得重新开始考试。”

    阿赛扎懵懵地看着桑若地背影“噢”了一声,想着还得去追桑若,不禁和众多少年一起埋头游了起来。

    看着阿赛扎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禁有少年好奇道:“魔王那么可怕,老兄你到底是多大心直接就那么抱上去的?”

    阿赛扎随口道:“哪里可怕了,他那么美。”

    游在他身边的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瞬间就远离了他一张距离,看着阿赛扎仿佛看一个怪物。

    “兄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他虽然真人长得好看,但是你没看到他变化的那个样子吗?那也太恐怖了,你难道还没清醒吗?”

    阿赛扎被身边的人一问,顿时回忆起了刚刚桑若那巨大的恐怖的仿佛人间小城堡一样的身体,清醒了没?当然是没有的!

    阿赛扎甚至越想,眼神就越发迷蒙,脸色越发绯红……激动的不能自已!

    真真是,魔鬼般的完美身材!

    太棒了!

    本来阿赛扎还觉得桑若太过娇小了点,只能捧在手里含在口里,现在,现在……阿赛扎一脸沉醉地捧着自己通红通红的仿佛要冒烟的脸,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和谐的画面,比如什么巨龙大战人形恶魔的传奇话本。

    围着阿赛扎安慰规劝的一群少年,眼见说着说着阿赛扎忽然一脸浪荡的模样,统统黑线了起来。

    魔王那么恐怖,为什么他不怕,还一副、一副这个什么样子呀,简直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有人悄悄问身边的人了:“他这到底是想到了什么?怎么看起来浪浪的,一点都不像在反省的样子,怕不是个神经病吧?”

    “不知道,我看着他那个样子我都想打他,怪不得魔王受不了发怒了。”

    阿赛扎回神后发现一堆人还在望着自己,仿佛被人围观了什么不和谐画面一样,不禁娇羞地捧脸:“你们不懂,他那么美,可爱得我的心肝都在发颤,哎,真想立刻就回到他身边去,我现在好像一刻都离不了他。”

    这个时候,桑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已经走出很远的他,忽然皱着眉回头看了阿赛扎的方向一眼。

    被桑若冰冷的视线扫到,阿赛扎身边的人全都要被冻僵在海水里了,偏那个仿佛在发1情的家伙,被桑若一扫,顿时如同被爱情女神垂青了一样,如果不是被羊皮纸的禁制压迫着,恨不得直接一个窜天猴蹿上天去。

    就算蹿不出去,他也不停地扑腾着水往上冒着头朝桑若挥手:“嗨,亲爱的,我在这里!~”

    我的妈呀你可闭嘴吧!

    原来还只是叫兄弟,现在差点没被人踩死后,居然从兄弟上升为亲爱的,这还真是嫌死得不够快呀!

    周围一堆人看到阿赛扎这个德行,恨不得锤死他,幸好有金鱼国的一个猛子扎过来捂住阿赛扎的嘴,哀求道:“大哥你行行好吧,等你上了船再找你的美人儿你的亲爱的好不好,现在我们可不想被你连累死!”

    阿赛扎见一堆人包围着自己露出凶神恶煞的脸,再看那边桑若已经冷漠无情地收回了视线,背影隐约有那么一点……好吧似乎不止一点的嫌弃。

    阿赛扎想了想,确实现在耽误了美人儿考试的话,可不得要被美人儿打死,还是陪美人儿一起考试的好。

    然后就一起上学,一起同窗,一起同寝!想着想着阿赛扎都觉得自己又要荡漾起来了。

    见阿赛扎终于老实下来,周围心力交瘁的一群人终于松了口气。

    想离阿赛扎这瘟神远远的,但是又怕离远了看不住他,他又会不知死活地去抱魔王的大腿。

    他自己死就罢了,可关键是他会连累大家一起死!

    心累。

    众人正纠结着,转眼却发现人群中已经不见了阿赛扎的身影,再一看,阿赛扎已经一个猛子扎到了几十米外,还冲他们挥手告别:“我先走一步,你们加油!”

    “快快快,追上他,别让他又出什么岔子!”

    “日了?他是金鱼国的?什么几把金鱼能游这么快!?”

    “快呀!你们几个金鱼国的也给力点呀!”

    几个金鱼国的一脸委屈,本来金鱼就游不快嘛,谁知道阿赛扎是什么变种金鱼能游这么快。

    操碎了心的一众第二梯队,一边催促着身边人,一边拼老命地游了起来。

    周边不明所以的人,就看到一大堆人缀在阿赛扎身后疯狂猛追,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

    由于桑若那一脚,整个羊皮纸上的梯队势力全部重新洗牌,早先落水的绿蝎瓦伦和海豹布拉巴宗反而占据了优势。

    尤其是瓦伦,相比于懒洋洋一到岸上就仿佛没睡醒的布拉巴宗,竞争心超强的瓦伦,几乎是一爬上岸就朝着羊皮纸闷头暴走起来。

    由于有了第一次的走纸的经验,这次他的速度快了两倍,布拉巴宗都追不上他了。

    瓦伦走得虎虎生风,经过往回游的黑鹰的瑟和蜜蜂的乔舒亚那些人时,得意地恨不得踩着他们的头提醒他们自己又领先了。

    不止是瓦伦,还有刚刚落水的第二梯队们,因为之前的经验,如今也不用再经过狗爬式特训,直接可以站起来直立行走。

    经过这么一下,不少人都有了种明悟,也不再像第一次时那样忌讳落水了。

    考试给了他们十天时间,应该就是让他们不断试验,并学会控制自己的精神力,而不是让他们一直小心翼翼苟到最后。

    只要不是到了最后一天,实际上现在多几次落水经验,根本不是什么大事,看那走得飞快的绿蝎瓦伦,相比第一次走羊皮纸时的小心翼翼,现在的他回到之前的三百米线上,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

    黑鹰的瑟见状,脸色终于不再那么难看,蜜蜂乔舒亚等人也都松了口气,甚至有心情闲话起刚刚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桑若和奥里。

    蜜蜂乔舒亚:“看,那人已经到了300米线那里,估计该遇到活化文字了。”

    壁虎安德:“不知道他要怎么应付。”

    蜻蜓艾伯特:“你们有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不知道他刚刚那是什么能力,杀伤力太大了。”

    南大陆的风狮刘易斯摇头:“不是他杀伤力大,是他的能力比较讨巧,羊皮纸根本识别不了物理攻击,他应该是精神力攻击方面的强者,真是运气。”

    黑鹰的瑟在旁听着,眼神锐利地盯着桑若,不发一言。

    “咦,那是谁,竟然这么快就追上瓦伦了。”

    这时,有人注意到了那一头金灿灿的阿赛扎,刚刚还没人注意到这人,转眼他已经追上了已经踏入200米范围内的绿蝎瓦伦,再一次引起了众人关注。

    大概阿赛扎一直那么不靠谱的样子,不少人都忽略了他其实也很厉害的事实。

    比如一开始他跟在桑若他们身后的时候,虽然也曾引起过一丝注意,但是他那副尾随的跟班模样,大家也就是随意扫了眼,就又去注意被他跟着的桑若和奥里了。

    这一次和桑若分开,阿赛扎一个人奋起直追,一下子就把众人落在后面,终于让少年们重新认识了一下这个隐藏的高手。

    瓦伦正疯狂暴走憋着劲要重回第一,忽然发现自己身后竟然有人赶上了,顿时又惊又恼,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金脑袋荡漾着走自己身边超过去了,心急地想要加快速度,差点一个岔气从羊皮纸上掉下去。

    “该死的,这又是什么人!”瓦伦简直要气炸了,瞪着前头的那个金灿灿恨不得活吃了他。

    没有身边人闹腾,桑若很快带着奥里走到了羊皮纸的300米线,刚刚绿蝎瓦伦落水的时候,桑若也留意了一下,知道这里是一个小关卡。

    桑若:“奥里,你先站在这里,我试试看。”

    奥里乖巧地松开哥哥的手,站到旁边。

    桑若踏脚进入三百米线,顿时,前方出现的羊皮纸文字,仿佛炸锅一样从纸上跳了起来,捏着自己的字母上的撇撇捺捺的小弯角,嗷嗷叫着就要去扎桑若的脚。

    【入侵者受死!】

    【该死的入侵者!你差点踩坏了我的身体!】

    【死吧死吧!】

    奥里已经好奇地蹲了下来,在一旁看着哥哥脚底的这些跳动的小蚂蚁,要不是刚刚哥哥让他不要乱动,他都想去戳戳看。

    这些活化文字仿佛能瞬间刺穿精神力,让包裹住身体的精神力出现漏洞,连桑若也不例外,若不是他早有准备,恐怕现在也会让包裹身体的精神力出现泄露,只要一泄露,就会有力量被羊皮纸察觉并排斥,从而掉落海中。

    桑若用梦境分1身的脚碾了碾脚下的小东西,梦境□□本来就全部是精神力,就算脚底被扎得都是窟窿,也不会被羊皮纸排斥。

    【啊啊啊!对我们施加酷刑的侵略者!】

    【杀了他杀了他!】

    桑若没有和它们废话,直接一脚下去踩碎了几个字符,顿时那几个字符就四分五裂被分尸了,断胳膊断腿的字母们横尸遍野,吓得一堆还在戳桑若的文字“啊啊啊”尖叫起来。

    甚至尖叫中还有痛苦哭嚎。

    桑若低头和剩下的文字们商量:“让开路?”

    文字们顿时跳了起来,嗷嗷叫着继续死命戳桑若的脚底。

    【该死的侵略者,要想从这里过,你就踏过我们的尸体!】

    【就算都死在这里,我们也不会屈服的!】

    作者有话要说:  呃,好像更的有点晚了,本来想分开更的,但又怕写完一章就不想写了,还是搁在一章里头吧,今天圆满了,双更二合一=3=太太们明天见。

    谢谢太太们的留言和营养液(づ ̄3 ̄)づ

    谢谢太太们的地雷和手榴弹(づ ̄3 ̄)づ

    感谢 26519174、乙木 的手榴弹

    感谢 白衬衫x3、demeter、木棱螺丝椒、无照驾驶、西瓜西瓜、加里亚、江风水雨、浅喜深爱 的地雷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