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第六百八十八章 谁跟你说好要一生一世了。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

    夜烬绝停了车,又特特下了车,只是这一次不抓亦真的胳膊,直接虚揽住她的腰,若有若无的触碰那样。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

    亦真笑气。夜烬绝问他笑什么。亦真说“反正你总是欺负我反应迟钝。”

    夜烬绝就露出听不懂的表情。确切来说是确切懵懂的无知。亦真批之“呆里藏奸。”

    “走吧。”他拉住她的手。声音忽然特别轻柔迷濛,蛊惑一样。

    亦真是潜意识的说好,本来就对谁都是一样的贞顺平和。反应过来,推开他的手。他又拉上,说“你看别人都走了,就你耍小孩儿脾气。”

    “谁耍小孩儿脾气了。”亦真正说着,神鬼不知被他塞上了车。

    “柏新呢?”亦真往后看。ii

    “和他几个朋友一个车。顺带出去玩两天,人家是年轻人,跟咱们谈不到一起去。”夜烬绝启动车子。心情很舒爽,又说“我想买走你两幅画。”

    “什么?”亦真拿出小镜子来照。

    “《素未》和《谋生》,可以吗?”

    亦真几乎持有一种警戒,他这样的器重这两幅画,像父母本能的看重自己的孩子。还是他知道这两幅画跟他有关?拒绝售出也跟他有关?应该不会吧。她从没跟任何人说过。南璟风也犯不着在这事上卖她。

    亦真斜他一眼。“说你不懂画吧,眼光还挺准,一上来就要最有价值的。”

    夜烬绝笑“少打岔,给不给我?”

    “不给。”像小女孩儿负气说我不给你作业抄一样。ii

    “给我吧。”

    “不。”

    “你不给我我就发微博,爆出你的小名。”

    亦真很匪夷地瞪着他。“你不会这么无聊吧?”

    “本来不会。可是你这么卫护你的小名,我就想了。”

    “滚。”

    “女孩子爆粗口就不可爱了。”

    亦真索性不理他。他又把那双细如剥笋的手伸过来,抓住她的。小孩子要玩具的声口“给我吧给我吧。”

    “好好开车。”亦真拽开胳膊。

    他露出吃瘪时的不屑一顾,立刻又带上了赌气的成分。“你不给我咱们就随缘。佛系开车。看见了吗,前面有个大坡。”ii

    亦真阴侧侧盯住他。“你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去死吗?”

    “生命倒计时,少扯没用的,给不给我?五,四,三——”

    “给你给你行了吧,我可不要和你一起死。”亦真瞪着他。“要死你一个人去死。”

    夜烬绝也不生气,把好方向盘,笑“我可舍不得走在你前头,说好了要一生一世,差一步都不行。”

    亦真不说话了。觉得不详。电影里男女主总是死啊死的挂在嘴边,一语成谶。她惧怕那滋味。

    夜烬绝才说完,亦真忽然反应过来,冲击性地道“谁跟你说好要一生一世了。”

    他笑“我是说,我承诺你一生一世。”

    亦真讪讪看向窗外。想说不必浪费时间。想起柏新和这次生日会,未免太不仁道,只好不说话。ii

    夜烬绝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叫亦真打开看消息。亦真问密码。他说你的指纹就可以。

    “你什么时候录我的指纹了。”亦真又大起声来。十分抵触的样子。

    “昨天晚上。”夜烬绝沉沉舒了一声。亦真没有戴戒指,不知道是不是扔了。亦真瞟他一眼,一个侧脸像纸张反光出铅笔字,密密麻麻灰刺刺的,有受伤的神情。

    亦真识相的不说话了。夜烬绝忽然发声,听起来很疲惫“小真,别这样对我,求你了。”

    亦真扭过脸看窗外。

    ?˙ー˙?

    秦严真的很快和要和亚林结婚了。亦真得知这消息时,简已经成了她的工作室成员,欧阳初见的订婚宴也已经过了。前几天有个颁奖仪式,宋小菀和皖言辙也来了。宋小菀告诉的亦真。这才没几天,又收到请柬。ii

    亦真心想秦严不为了秦巍的事耿耿于心,这已达观到不能再骇异了。进度这样快,简直恨不得抛甩下crystal,到扯下一层皮的程度。

    “男人绝情起来简直——”简将话说到一半,直摇头。又说“肯定要说是遇上真爱了。”

    亦真乍听了,觉得很恐怖。也许秦严谁都能不爱,人是会变的。手里这张烫金的请柬就是最好的证明,真烫手。

    亦真把请柬轻轻丢在桌上,门外响起门铃声。

    “我去开门。”简放下手里的画,猫一样轻灵。

    “嗨。”听到夜烬绝跟简打招呼。亦真心想她躲他还来不及,他倒好,又来了。

    “今天可被我找找了。”他着一身宽松的休闲装。像大学楼底下等女生的男学生。ii

    背过脸去不理他,亦真整理桌子上的设计稿。她从不会主动找他,他偶尔碰壁,有点小脾气,灰落落几天,过几天又没事人一样溜溜来了,还一脸大方的我原谅你的样子。亦真时常啼笑皆非。

    “你也收到请柬了?”兴冲冲的声口。亦真想说“我不去,你一个人去好了。”反正不跟他一起。正想说,夜烬绝又打断了她的思绪“你没去看看crystal?她状态不是很好。”

    亦真搭讪似的笑了笑,说“我有点接受障碍,好像诈尸一样出现在她面前。而且三四年已经有很深的隔膜了,这时候跑去安慰人家算什么呢?她不是和宋小菀关系不错吗?”

    夜烬绝思了思,道“嗯,也是。不过crystal近来和宋小菀来往似乎不是很密切,和原韶希很密切。”

    亦真心里立刻有了联想,说“可能是想多见你几面吧。”

    夜烬绝笑了,放下请柬,转移到别处“嗳?上次不是答应我要把画卖给我吗?干嘛老躲着我?”

    亦真侧头瞪他,圆瞪瞪的样子真可爱,像奶油蛋糕上的两颗樱桃。夜烬绝努嘴。亦真笑不嗤嗤别过脸“谁躲你了。”

    他坐在桌子上,晃悠几下脚。“不躲着我那你倒是把画给我啊。”

    亦真敛起眉。“哪有你这样逼着人给你的?脸真厚。”

    “就这么厚还要不下来呢。”他忽然伸手手臂,钳住她的腰。亦真站不稳,跌坐在他腿上。

    “你干嘛?放手。放开。”亦真皱眉。

    “别闹了。”他抱的更紧,下巴磕在她肩上。

    “放手。我叫你放开。”她开始一根根掰他的手指,给病人做复健那样。

    “好好跟我过日子吧,行吗?”他忽然开口了。

    [笔趣阁 www.biqg.me 手机版访问 m.biqg.me 无弹窗小说网]